笔趣馆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298.狐裘大人的白月光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香山下,百步距离。
  
  薛如龙操控着马车正要往香山的方向稳当而平顺的行进着时,忽然听得马车里的狐裘大人开口说道:
  
  “停了吧。”
  
  勒马,收缰。
  
  汉子坐在横木上,有些疑惑的问道:
  
  “大人?这……离香山还有百步之远呢。”
  
  “嗯。”
  
  伴随着应声,狐裘大人头顶斗笠,从车上走了下来。
  
  都没用薛如龙的马凳。
  
  而下车后,她站在暗红的晚霞中一边看着四周,一边说道:
  
  “玄素宁的神念,止于香山五十步以内。这也是为什么每次皇后或者我去时,她总能提前知晓,做些准备。所以,便到这吧。”
  
  说着,她目光从那山下唯一一匹孤零零的老马身上收回,看向了左右。
  
  看着看着……
  
  她问道:
  
  “薛如龙。”
  
  “大人。”
  
  “你有没有觉得……这甪(念LU)端现在看来,有些像是一只只被吊死的尸首?“
  
  “……”
  
  薛如龙一愣,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左右。
  
  想了想,说道:
  
  “大人,甪端相传只护明君,通四方人言,乃人道昌盛,天下富足的瑞兽。乃是吉兽。”
  
  这话说完,他就感觉到自家大人在翻白眼。
  
  就像是在说:用得着你解释?
  
  可狐裘大人却也不多言,只是收回了目光后,站在这愈发黯淡的天色下,看着香山发起了呆。
  
  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开始,薛如龙以为大人只是在思考,可等了一会,却冷不丁的听到了一句:
  
  “你说……那道人现在和玄素宁在聊什么呢?”
  
  “……”
  
  站在她身侧的薛如龙听到这话,不自觉的看了一眼狐裘大人的侧身,略微一思索后,没接话茬,直接问了另外一个话题:
  
  “大人,属下有一事不明。”
  
  “讲。”
  
  “这道士……何处值得大人如此在意?”
  
  他终于问出了心底最深的那个念头,满眼的不解:
  
  “论修为,虽然这道人的修行方式奇特,可不过也只是个自在境而已。论智谋,在大人面前不过如孩童一般。论……身世背景,百骑司皆以查明,此人就是个普通人家。除了飞马城的孙静禅那侍女红缨是靠他搭了一次线外,此人从那遮马峪开始,属下便没看出来他有任何值得大人在意的地方。而上次饮宴,此道人更是不辞而别,失礼至极。就按照此人这种脾气,若没了大人护持,就冲他这种莽莽撞撞的性子,怕是早就丢了性命。属下不解,大人为何对他偏偏很在意呢?“
  
  一长串的发问,换来的,却是狐裘大人的沉默。
  
  不回答,不解释,不言语。
  
  也没有任何生气发怒之意。
  
  狐裘大人只是看着香山的方向。大约过了几十息的功夫,才冒出来了一句:
  
  “你不觉得……很有趣么?”
  
  “……”
  
  薛如龙又是一愣。
  
  显然没理解这话的含义。
  
  而原本他是不会问这种话题的。
  
  大人的苦,这世上知道的人不多。
  
  以往,他肯定不是什么多嘴之人。
  
  只是今天中午先是被那道人刨根问底,接着,大人回府之后精神头也差了一些。
  
  他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想方设法的希望她能多休息一会,可是偏偏得到了那道人出门的奏报后,又备车一路赶来。
  
  赶来后偏偏还不入山。
  
  这又是个什么道理?
  
  所以,此刻也顾不得其他了,直接拱手,把头一低:
  
  “请大人明示!”
  
  他语气很重,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而这次,狐裘大人终于扭了头。
  
  扭头,看了他一眼。
  
  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
  
  “薛如龙。”
  
  她轻声问道:
  
  “你觉得,咱们脏不脏?”
  
  “……”
  
  薛如龙眉头一皱。
  
  就听狐裘大人自顾自的,仿佛对着天地在说一般,语气有些飘忽的说道:
  
  “无论用何种借口粉饰我的行为,其实,都是一样的。那群宁直不弯、宁死不屈的史家之人,一定会在书上把我记上浓浓一笔。我若成功了,那么便是窃取一座王朝的反贼。而若不成功,便是窃取一座王朝却失败了,受人嘲笑的反贼。
  
  而为了这一笔,我们做了多少见不得光的勾当,推动着多少人上前去死,将来又会导致多少天下苍生生灵涂炭……一切的一切,只是源自于我的一个念头而已。哪怕成功了之后,有别的史官极尽阿谀奉承之言,可对于真正的历史来讲,我都是一样的。
  
  受君王礼遇,却尸位素餐,行不得正,甚至还天生反骨。此为不忠!
  
  蒙师父传艺,却反出师门,构计陷害,甚至还恩将仇报。此为不孝。
  
  见百姓被欺,却助纣为虐,祸邻乡里,甚至还逼良为寇。此为不仁。
  
  得亲友信任,却视之如棋,进退算计,甚至还不计生死。此为不义。”
  
  在薛如龙的眉头越皱越紧时,把自己扣上了几乎……在这个年代等于遗臭万年的女子,自嘲的笑了起来:
  
  “像我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我的脏,无论怎么洗,都洗不干净的。它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取代了我的良心,取代了我的良知,甚至取代了我的一切。对吧?”
  
  面对这一声极尽自嘲的反问,薛如龙猛然摇头:
  
  “大人此言不妥,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就算现在天下人不懂,可将来也一定会懂大人的良苦用心!”
  
  “可我还是脏的,不是么?”
  
  女子斗笠之下传来了一声嗤笑,接着话锋一转:
  
  “人啊,都是这样的。就比如我,我越脏,就越喜欢看到那些干干净净的人。每每看到他们时,我便会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欲望。我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干净。是装出来的?还是天生真的就如此。
  
  所以,我会反复试探,我会不停的去考验。努力的找出一切蛛丝马迹。如果是装的,那么我会毫不留情的戳穿他虚伪的面具,看着他亲手把自己埋葬在自己所筑造的高楼之中。
  
  如果是真的,那么我更想知道,他的干净,到底能有多真!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去破坏它,亲眼看着一个人经过我的手之后,那原本的干净有多么的不堪一击。
  
  薛如龙,这世道不需要那么多干净的人。知道么?干净的人越多,坏人就越好发挥。而坏人发挥的多了,江山社稷就会不稳。如果我这样的人在多十个八个,那么等到三年,五年……十年后,你将会看到一个群雄割据,烽火遍地的乱世。
  
  那个乱世会比现在这个更加凄惨,更加血腥。”
  
  女子的话里不带半点寒意。
  
  可那呼之欲出的浓厚血腥气,已经让薛如龙这个心间如百炼精钢一般坚硬的汉子,都不自觉的心跳加快了几分。
  
  可女子似乎一无所觉。
  
  看着那香山,看着那日头已经彻底隐于伊阙之水。
  
  原本在夕阳下亮红而波光粼粼的伊水,已经变成了一股深沉的黑色。
  
  黑的……让人有些压抑与心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