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7章 狗屎运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酉时初,赵春哥同李仲平扛着麻袋,站在金氏货栈的厅堂。
  金氏书生端坐于主位,管家侧立于旁。
  春哥放下麻布袋,拨开表面的糜子,从里边拎出一个用油布包裹,麻绳裹扎的货包,李仲平亦是如此。
  管家用小刀划开边角,用小指黏了品尝,转身对着书生点点头,指使家仆将盐货搬运到库房。
  “那个,那个贵人,还没有称重……”李仲平神色微变,急急的说道。
  怎的,要抢我们不成?不称重如何算钱,拿我们当棒槌么?
  书生看着二人,笑了笑“不需担心,下人自会称重,稍后钱财奉上,不会少你一分。”
  如果他知道李仲平如此多的心思,也不知道会做如何反应。
  “二位请坐,在下金焕臣,江原道人士,乃此货栈掌柜,呼我金掌柜即可。不知二位如何称呼?”说罢,又看了看管家,示意上茶。
  二人落座,春哥坦然道“鄙人赵春哥,山东人士,移居辽南,掌柜叫我春哥就是”又看了看李仲平“这位是我兄长,李仲平,跑海渔猎为生。有高人指点我等如此行事,冲撞了掌柜,莫怪!莫怪!”
  这才对嘛,背后还是有人,不然怎的一个粗胚言语颇有章法,听闻此言,金氏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
  “无妨,我见你二人受雇于周怀仁周掌柜,不知周掌柜可知你二人在贩卖私盐,亦或者?”金掌柜眯着眼睛,慢悠悠的说道。
  画风突变,刚刚还面如春风,现在却如利刃在喉,二人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金掌柜在短短的时间将他们一行人查了个清楚。
  稳了稳心神,春哥一口将茶水饮尽,高声说道“掌柜的,有事说事,不用夹枪带棒。我等确是受周掌柜所雇,行帆驾桨,护卫船只,搬运货物,个人也会私带些货物贩卖,周掌柜高义,也是见怪不怪。
  至于本次所贩盐货,我家掌柜确然不知,但我等亦不是周家家生子,也算不得忘恩负义,背主苟且,行那不义之事。纵有些许怨怼,待彼时补偿也就是了。金掌柜如欲告发,去便是了,大不了喂了海里的鱼虾!”说罢,拽着李仲平起身就走!
  “慢着!我绝无此意,周掌柜同我的对头相交,我如何去告发你等!”金掌柜赶紧起身,拱了拱手,示意二人落座。
  二人愣愣的瞪着金掌柜,你不告发这是唱的哪一出?吓得老子一身白毛汗!也不落座,看你还有何话说。
  “我也需小心行事,刚刚有言,周怀仁一直同我的对头做生意,而你二人又为其做事,焉知不是诈我?看二位一言一行,确然无诈,老朽给二位赔礼!”说罢又拱了拱手。
  刚刚搬运货物的仆人不知何时已立于侧门,对着金掌柜同管家点了点头,退出侧门。
  管家转过后堂片刻,手托木质托盘,白灿灿的银块堆积其上。看着两个大汉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管家越加得意,心道这两个粗胚,果然是没见过场面的,些许钱财就恁的心浮气躁。
  “一百一十三两纹银,这是足银,不是折色,二位收好。”
  李仲平也不客气,打开褡裢,将银子一股脑的倒入,用手颠了颠,一颗心总算落到了胸口。
  赵春哥随即想要告辞,但看金掌柜似有话说,也便重新落座。
  “赵贤弟,你这点货物已经交割完毕,也就够我自家吃用。但如下次还如此小的数量,也就没了交易的必要,开铺做生意,我也需上下打点,通行商道,没有年入万斤,如何得做?万斤都是最低的量,贤弟又无船,不知有何打算?
  再者,提醒一下贤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估计周掌柜很快就会知道这个消息,毕竟岛就这么大,眼线遍布,我那对头消息灵通得很,这周掌柜也是心狠手辣之辈,你二人如何安然回大明,也是个麻烦。”
  生意做成,为显亲近,做老了生意的金掌柜很坦然,称春哥为贤弟。
  赵春哥同李仲平面面相觑,他们确实没有想到这许多层面,当初想卖个百十来斤,就已经是天大的运气,哪里想碰到个金主,口能吞天。可目下要人无人,要船无船,委实无法满足金掌柜的要求。至于周掌柜,平时卖个针头线脑,也没见他怎地,还不至于到害命的地步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