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壬字卷 第二百二十七节 析细节计议定立场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情况就是这些,我估摸着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了,若是单纯是朝廷的一场发卖,用不着你我如此大动干戈过来,实际上我们也就是来看一看朝廷的表现,……”
  
  翁启阳知道若是自己不开口,这些人是断不会主动发声的,这既是翁氏的一份地位,同时也是一份责任和压力。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我觉得朝廷的表现似乎要比南京更好,……”翁启阳淡淡地道:“或许还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单单是这十来万流民进京,京师城里还能有条不紊地包吃住现在的局面,居然还敢让流民入城,这很不简单,若是没有点儿底气,怕是不敢,我想南京遇到这种场面,恐怕是没这份魄力吧?”
  
  “翁公,可是京师物价腾贵,也超出细节决定成败。
  
  南北之争,决定胜负的绝不只是军队这一单纯表面的力量对比,甚至可以说战场上表现更多的隐藏在这种种细节之中。
  
  作为商人,他们更关心的是物价,在他们看来,他们最熟悉的各类物价,往往更能体现出一个政权的韧性和支持能力。
  
  这种情况信息交换持续了接近一个时辰,相互之间免不了也要就所获知的这些情况进行探讨分析,提出各自的看法见解。
  
  翁启阳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轻咳了一声,几位也都安静了下来。
  
  “情况就是这些,我估摸着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了,若是单纯是朝廷的一场发卖,用不着你我如此大动干戈过来,实际上我们也就是来看一看朝廷的表现,……”
  
  翁启阳知道若是自己不开口,这些人是断不会主动发声的,这既是翁氏的一份地位,同时也是一份责任和压力。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我觉得朝廷的表现似乎要比南京更好,……”翁启阳淡淡地道:“或许还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单单是这十来万流民进京,京师城里还能有条不紊地包吃住现在的局面,居然还敢让流民入城,这很不简单,若是没有点儿底气,怕是不敢,我想南京遇到这种场面,恐怕是没这份魄力吧?”
  
  “翁公,可是京师物价腾贵,也超出细节决定成败。
  
  南北之争,决定胜负的绝不只是军队这一单纯表面的力量对比,甚至可以说战场上表现更多的隐藏在这种种细节之中。
  
  作为商人,他们更关心的是物价,在他们看来,他们最熟悉的各类物价,往往更能体现出一个政权的韧性和支持能力。
  
  这种情况信息交换持续了接近一个时辰,相互之间免不了也要就所获知的这些情况进行探讨分析,提出各自的看法见解。
  
  翁启阳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轻咳了一声,几位也都安静了下来。
  
  “情况就是这些,我估摸着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了,若是单纯是朝廷的一场发卖,用不着你我如此大动干戈过来,实际上我们也就是来看一看朝廷的表现,……”
  
  翁启阳知道若是自己不开口,这些人是断不会主动发声的,这既是翁氏的一份地位,同时也是一份责任和压力。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我觉得朝廷的表现似乎要比南京更好,……”翁启阳淡淡地道:“或许还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单单是这十来万流民进京,京师城里还能有条不紊地包吃住现在的局面,居然还敢让流民入城,这很不简单,若是没有点儿底气,怕是不敢,我想南京遇到这种场面,恐怕是没这份魄力吧?”
  
  “翁公,可是京师物价腾贵,也超出细节决定成败。
  
  南北之争,决定胜负的绝不只是军队这一单纯表面的力量对比,甚至可以说战场上表现更多的隐藏在这种种细节之中。
  
  作为商人,他们更关心的是物价,在他们看来,他们最熟悉的各类物价,往往更能体现出一个政权的韧性和支持能力。
  
  这种情况信息交换持续了接近一个时辰,相互之间免不了也要就所获知的这些情况进行探讨分析,提出各自的看法见解。
  
  翁启阳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轻咳了一声,几位也都安静了下来。
  
  “情况就是这些,我估摸着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了,若是单纯是朝廷的一场发卖,用不着你我如此大动干戈过来,实际上我们也就是来看一看朝廷的表现,……”
  
  翁启阳知道若是自己不开口,这些人是断不会主动发声的,这既是翁氏的一份地位,同时也是一份责任和压力。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我觉得朝廷的表现似乎要比南京更好,……”翁启阳淡淡地道:“或许还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单单是这十来万流民进京,京师城里还能有条不紊地包吃住现在的局面,居然还敢让流民入城,这很不简单,若是没有点儿底气,怕是不敢,我想南京遇到这种场面,恐怕是没这份魄力吧?”
  
  “翁公,可是京师物价腾贵,也超出细节决定成败。
  
  南北之争,决定胜负的绝不只是军队这一单纯表面的力量对比,甚至可以说战场上表现更多的隐藏在这种种细节之中。
  
  作为商人,他们更关心的是物价,在他们看来,他们最熟悉的各类物价,往往更能体现出一个政权的韧性和支持能力。
  
  这种情况信息交换持续了接近一个时辰,相互之间免不了也要就所获知的这些情况进行探讨分析,提出各自的看法见解。
  
  翁启阳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轻咳了一声,几位也都安静了下来。
  
  “情况就是这些,我估摸着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了,若是单纯是朝廷的一场发卖,用不着你我如此大动干戈过来,实际上我们也就是来看一看朝廷的表现,……”
  
  翁启阳知道若是自己不开口,这些人是断不会主动发声的,这既是翁氏的一份地位,同时也是一份责任和压力。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我觉得朝廷的表现似乎要比南京更好,……”翁启阳淡淡地道:“或许还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单单是这十来万流民进京,京师城里还能有条不紊地包吃住现在的局面,居然还敢让流民入城,这很不简单,若是没有点儿底气,怕是不敢,我想南京遇到这种场面,恐怕是没这份魄力吧?”
  
  “翁公,可是京师物价腾贵,也超出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