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五章 青梅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何慕青,苏语的发小,由于住的近,两家人算是邻居,孩子又只差了一岁,以此为纽带,两家人的来往变得很密切。
  苏语大何慕青一岁,他是哥哥,两人从牙牙学语到第一次上小学,童年的时光几乎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
  一直到高中毕业,他们读的都是同一所学校,只是青春期过后,他们都不再像以前那样青涩,也有了自己的圈子,两人的关系才稍稍有了降温。
  原来的时间线里,何慕青未来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她的学习在平行班里都只能算作中不溜,可她是女孩,她的父母都很开明,对她要求并不高,读一所一般般的大学,以后找户好人家嫁了就好了。
  可就是这平凡的愿望也还是破碎了,意外总是快人一步,何慕青的父亲在苏语大学的第一年,也就是何慕青高考那年病倒了,胃癌晚期,一病不起。
  何叔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倒了,经济来源几乎彻底断了,具体的苏语也不清楚,只知道治疗花了很多钱,几乎掏空了家底。
  何慕青那年高考受了影响,分数只够民办的大学,学费很贵,如果是以前,对她家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可那时候却是两难的抉择。
  填志愿那个晚上,何慕青给苏语打了电话,说了很多很多话,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过那么多话了,苏语隔着电话,听着何慕青嘶哑的哭声,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可苏语也无能为力,他只能说着些毫无作用的安慰,为了安慰何慕青,也为了宽慰他自己。
  后来,何慕青辍学打工去了,那个总是喜欢穿着花边裙子在他面前转圈的女孩把裙子都收了起来,身上常年穿着的,都是些是做工粗糙颜色难看的工作服。
  毕业一年,苏语的手头还算宽裕,可何慕青却从没有给他打过电话提起一次有关借钱的事,她变了很多,唯一没变得是和小时候一样的倔强。
  两个人的交集越来越少,小时候的羁绊,几乎快被日常的琐事挤地没处放了,苏语重生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参加何慕青母亲的葬礼,何慕青挺住了这场变故,她的母亲却没有。
  那天何慕青站在灵堂里迎接宾客,穿了一件纯白色的纱裙,苏语就站在她的身边,何慕青说她的母亲最喜欢看她穿裙子的样子,所以她今天穿来了,为了见她母亲最后一面。
  很多细节苏语都不是太清楚了,他只记得,那天女孩没有笑,也没有哭,站在那里,像个大人了。
  ……
  “多吃点,苏语,你爸这段时间又不在家,怕是没吃什么好的吧?”
  “嗯嗯,谢谢阿姨。”
  苏语道着谢,他碗里的菜堆了很多,何妈还在不停的往他的碗里夹菜,他几乎是何妈看着长大的,对苏语一直都很好。
  苏语的爸爸一直在外面应酬,很少会回家,和妈妈离婚以后,回来的就更少了,苏语一个人待在家里,何妈就经常让何慕青喊他去家里吃饭,可以说,苏语几乎是吃何家的饭长大的。
  何慕青不知怎的,特意和苏语隔了一个位置坐,她低着头扒饭,也不说话,只是眼神时不时瞟向苏语这边,和苏语眼神交错时,她又会仰起头再瞪回去。
  “苏语啊,最近学习怎么样?”何妈关心着快要高考的苏语,小心的问道。
  “还行吧,高考冲一冲,考个重点应该没问题。”
  “那挺好,继续保持,不过也别太认真了,心态很重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