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一六一章 知见之障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燃灯听罢之后,也并无其它反应。
  
  
  
  淡淡道:“这些都是小事,贫道自有安排。”
  
  
  
  教主安排的事都是小事么?还是说办不办这事儿燃灯自有安排?
  
  
  
  燃灯没有正面回答,好似什么都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刘樵有些摸不准,不过既然这样,那就没必要捉摸了。
  
  
  
  “老爷既然这么说,那弟子再无异议!”刘樵拱手应诺道。
  
  
  
  芦蓬中诸人都有些意外的看向刘樵,想到他肯定会答应,没想到会答应的这么轻松。
  
  
  
  实际上刘樵已经准备好提桶跑路了,反正又没明说给自家神位。
  
  
  
  燃灯说什么“自有安排”,鬼才相信他。
  
  
  
  自家一直被他安排,现在好了,安排上十绝阵了。
  
  
  
  入阵身死,刘樵在下山前就有所料,只是有些可惜,这一世当无法成道了。
  
  
  
  现在才发现连神位都不给安排,刘樵要求也不高,正神真圣他不奢望了。
  
  
  
  给个弼马温之流、不入品佚的小神也行。
  
  
  
  见他再无异议,燃灯沉吟片刻,摆手道:“那就这么定了,诸位道友,先各去修养精神,三日后观战。”
  
  
  
  阐教众仙轰然应诺,随即各在芦蓬中寻蒲团坐下。
  
  
  
  十二仙有弟子的,教授徒弟,没弟子的如黄龙这种就四处闲逛,或静坐养神。
  
  
  
  反正干啥的都有,就是没人管刘樵。
  
  
  
  杨戬、黄天化等都被师父叫走了,刘樵颇觉无趣,索性随着姜尚回了相府。
  
  
  
  姜尚要处理军机公务,阐教三代众人也都在芦蓬。
  
  
  
  所以相府里就刘樵,武吉、龙须虎三个,相比往日喧哗,现在倒显得颇为冷清。
  
  
  
  随意找个由头,打发走龙须虎二人后,刘樵独坐院中,默然沉思。
  
  
  
  之所以回城中,就是远离众仙,现在阐教仙家都在城外芦蓬,要溜也方便。
  
  
  
  “事不宜迟,入夜后就走,先去找三老爷!”刘樵暗暗道。
  
  
  
  眼看着夕阳西下,时间仿佛变得极为缓慢一般。
  
  
  
  叛离师门这种事,刘樵第一次干,难免有些紧张。
  
  
  
  不对!
  
  
  
  自己又没做什么对不起阐教的事,或盗取阐教法宝道术走了,怎么能叫“叛离”。
  
  
  
  除了三教人人都会的五行遁术,也就学了个“天罡炁”,奇门遁甲是师父自创的。
  
  
  
  还有一门根本法玉虚练气术,其它法术,白骨幡都是自己寻摸来的。
  
  
  
  所以就算去西方教拜入佛爷爷门下,那也最多只能算“跳槽”。
  
  
  
  “师兄……你……能起身了?”武吉忽而出现在门口。
  
  
  
  刘樵正在院儿里来回渡歩,武吉来时的脚步声,他老早就知道了。
  
  
  
  武吉有些惊讶的打量着刘樵,师兄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这么快就能下地了。
  
  
  
  刘樵颔首道:“我是右肩着伤,又不是腿受伤,怎么不能下地?”
  
  
  
  实际上刘樵的伤,换在凡人身上,那可就是没命了,可不是看着那么轻巧。
  
  
  
  筋折骨断,五脏移位,要不是五脏受损,刘樵不至于当场吐血。
  
  
  
  好在多亏了道德真君将一粒灵丹化开,连服带擦,内外齐治,所以才能恢复这么快。
  
  
  
  也就是早上受伤,擦了灵药,当场就好了大半。
  
  
  
  要不是五脏受损,不能颠簸,刘樵都不至于在门板上躺大半天。
  
  
  
  “武师弟,有事?”刘樵转身问道。
  
  
  
  “是有,我和龙须虎刚出去,就碰见黄龙真人了……”
  
  
  
  刘樵摆手打断道:“你碰上黄龙真人,跟我们有啥关系?”
  
  
  
  十二仙首有徒弟的,都在城外教徒弟。
  
  
  
  没徒弟的,要么静坐芦蓬,要么去三山五岳闲逛。
  
  
  
  黄龙真人显然就是闲逛的那类,简称“街溜子”。
  
  
  
  “不是,是跟我们没关系,但跟师兄你有关系!”武吉摇头晃脑的说道。
  
  
  
  正准备卖个关子,不过师兄那凌厉的眼神,武吉吓得一缩脑袋。
  
  
  
  赶紧又道:“黄龙真人说:你师兄能下地不能?你去看看,要是能下地,就让你师兄去见燃灯老爷!”
  
  
  
  “没了?”
  
  
  
  “没了!”武吉肯定的点头道。
  
  
  
  “说没说为啥见我?”
  
  
  
  武吉摇头道:“这倒没有,就是有事,也不会告诉我们。”
  
  
  
  刘樵笑道:“好,你去忙吧,我稍后就去。”
  
  
  
  待武吉走了,刘樵脸上笑容一敛,负手沉吟。
  
  
  
  难道这个事情另有转机?
  
  
  
  “(燃灯)这厮行事真让人捉摸不透,要不要去呢?”刘樵心下犹疑不定。
  
  
  
  看着天色,夕阳依旧还挂在天边,刘樵咬咬牙,转身出府门,往城外芦蓬而去。
  
  
  
  权衡利弊之后,刘樵觉得还是应该去一下,看看这事儿还有无转机。
  
  
  
  最主要燃灯的道行极高,既然知道自己能下地,还要见自己,很有可能知道自己要溜。
  
  
  
  既然如此,不如去坦荡说明白,又或者满口答应,先麻痹阐教一下,然后再从容而退。
  
  
  
  去之前,刘樵就已经做好当场削去一身法力,破门而出,发誓不修玉虚法的准备了。
  
  
  
  不多时,就出了城,径到芦蓬之前。
  
  
  
  刘樵深吸口气,朝里道:“弟子刘樵,奉符命来见燃灯老爷……”
  
  
  
  芦蓬里寂静无声,过了三五息,才听燃灯的声音传来:“进来说话!”
  
  
  
  刘樵掀开草帘,方进芦蓬,就见燃灯阖目趺坐上首。
  
  
  
  四下几排蒲团空荡荡,十二仙和哪吒等都不见踪影,只有自己和燃灯两人。
  
  
  
  “弟子拜见老爷,老爷圣寿……”刘樵作揖一礼。
  
  
  
  燃灯睁开眼,打量刘樵许久,淡淡道:“玉枢道友,现在作何想法?”
  
  
  
  作何想法?我现在想砍你两剑,然后拔腿跑去西方教你信不?
  
  
  
  心里面这么想,面上却一脸恭谨道:
  
  
  
  “弟子本世间愚钝之人,深受阐教师恩,愿为玉虚效死,甚感无上荣幸!”
  
  
  
  燃灯闻言,捋须长笑。
  
  
  
  似乎对刘樵如此恭顺,颇为满意,颔首道:“既如此,就坐下说话!”
  
  
  
  刘樵也不客套,大大咧咧扯个蒲团往当中一坐。
  
  
  
  “玉枢,你是想去西方教当佛爷爷(佛祖),还是想去东海当截教仙呐?”
  
  
  
  不过刚坐下,燃灯第一句话差点把刘樵吓个趔趄。
  
  
  
  果然,自己心里的小九九,跟本瞒不过这些老不死的。
  
  
  
  刘樵一瞬间脸色煞白,不过转瞬间,又平复下来。
  
  
  
  如果说当初,对于拜入阐教刘樵趋之若鹜,入门后又谨小慎微生怕被革除师门。
  
  
  
  但那一切都是建立在姜尚答应给自己大小封个神位的承诺的情况下。
  
  
  
  现在不仅想让自己祭阵,还连个神位都不给。
  
  
  
  连恩师姜尚现在都避自己远远的,一问及神位就左右言顾其它。
  
  
  
  这种情况下,就算被看破又如何?
  
  
  
  要这阐教身份,还有个毛用啊!
  
  
  
  “西方教也好,截教也罢,皆非弟子所愿,乃时势所逼也!”
  
  
  
  事到如今,既然话也说开了,刘樵也不用顾及了。
  
  
  
  “莫非我阐教有负于你?”燃灯问道。
  
  
  
  刘樵垂首道:“弟子在金室山有玉籽仙株,三百岁一结果,食一粒,延寿百十年,赠予师门。”
  
  
  
  “还有自悟小术《内景身神》能练筋骨脏腑,八万六千毫毛神,也留予师门。”
  
  
  
  刘樵一生。无愧与人,唯三有愧者,愧对姜尚入道之恩。
  
  
  
  愧对大圣生夷遗骨之恩。
  
  
  
  愧对道德真君指点、照拂之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