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公卿骨 四十七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不多时,逸白找的人就站到了薛凌面前,为首的唤雨寸。果然是霍家的人,雨字为号。薛凌含笑接了令,和两枚虎符搁在了一处。
  另问道:“薛瞑可有异处。”
  “暂时未见。”
  “那极好”,仔细想想,如果这个人不是给江府卖命的话,薛凌不见得想杀人。
  入夜之后,已是云过雾散,星月当空,不出意外,接下来将有好几天晴日。逸白退去,薛凌回了寝居。
  含焉莫名其妙等在屋里,一见了薛凌,鬼鬼祟祟带着点惊慌:“你回来了。”
  薛凌奇道:“何事?”
  含焉摇头晃脑看了看外面,凑上来说是园中怎么有妇人生产。
  “无妨,白先生亲眷。”薛凌不以为意,就像逸白说的,妇人生产,从来没个定数,总有几个先生后生的,不然也不用花功夫养那么多了。她倒是好奇,含焉怎么瞧见了。
  含焉忙摆了摆手,凑的更近,咬牙半天才急促道:“不是不是,那妇人活不成了。”
  薛凌一抬头,盯着她道:“你怎么知道。”
  “园里无事,这两日也不用施药,我去寻李伯伯,走到.....”
  “不用说了,以后也不用再看。”
  “薛....”
  “都是小事”薛凌重复道:“都是小事,自有白先生去处理,你若闲的慌,就多帮我看看账目。”
  含焉见她语气严厉,半晌垂了头静静退出了房门。薛凌在原地站了片刻,甩手往床榻间去,只惦记着明儿得赶早了告诉含焉.....
  告诉她,喊那个老东西什么都行,唯独不能喊李伯伯。说起来,好些日子没去给老李头烧点纸钱了。
  四方马不停蹄,唯她沉沉睡去。
  第二日果然是个大晴天,可惜了沈元州连夜出发,不然若是今天才走,倒能对上那个司天监算的吉日。
  朝事还在照常开,不同寻常的是,祭天的事还没议完,这厢胡人又开始生乱。仗一旦打起来,就得要钱要粮。
  东西从哪出,让谁出,怎么运,谁去运,都是问题。不过在这些问题之前,还有个问题是,这仗能不能打。
  古往今来,皆有主战主和。一方喊打,一方说让。这场战事本来的蹊跷,少见胡人冰天雪地就南下的。
  今年天时不利,若胡人只为一点口粮,存一存,给了就是。休养生息才是治国之道,先帝爷在位数十年,那叫一个太平岁月。
  主战的焉能相让,今圣上登基之时已饱受胡患,前霍准一案,可见胡人从未消停。更有羯族出尔反尔一事,累累行径,罄竹难书。
  沈将军去年已囤兵买马,不求开疆拓土,难道还要割地赔礼?
  文武炒作一团休论,反正安城已经打起来了。就算要求和,那也得等它打个十天半月。只要胡人一退,这些破事也不必再吵了。
  若是不能,魏塱看了看朝堂上站着几个姓沈的。若是沈元州守不住安城,那这个人应该死在西北。
  到时候,再吵不迟。
  他头昏脑涨退了朝,往书房刚坐下,一小宫女撞进来俯身在地,面红耳赤连磕七八个响头喊“奴婢是雪娘子身旁伺候的,请陛下速去看看。”
  跟着追进来的太监急忙辩解,说是听闻雪娘子要生了,不敢拦着。
  是有这么回事,雪娘子该生了,太医应该先去了吧。前朝事多,但也没忘了这茬。魏塱挥了挥手,示意太监先出去,跟着准备起身与宫女一道去瞧瞧。
  这个娃,他未必有多期待,但属实足够幸运。刚怀上时,得以将李阿牛放在了御林卫。快出生时,又可以让他去平息一下京中谣言。
  只要母子平安,那就是上天的恩赐,足以证明天是眷顾他魏塱的。到时候以此为由,大赦天下,再安民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