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馆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五节 操弄人心,野望勃勃

第五卷 第一百二十五节 操弄人心,野望勃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尤万刚心情有些复杂。
  
      当沙正阳把出海收购提升到国家能源安全战略高度这个说法提出来的时候,尤万刚就知道恐怕沙正阳的这个方案通过的几率大大提高了,起码从省里到中央都会对这一方案予以重视和支持。
  
      起初他还是抱着一种姑妄听之的心态来的,或者也还有点儿俯瞰的角度来看这个出海收购,不过他现在感觉又不一样了。
  
      之前这些资料只是来源于一边,jp摩根那是商业企业,是为了它自己的利益而来,难免不会把一些这些相关资料加以粉饰美化,以吸引有兴趣收购的对象,但现在沙正阳却从另外一个角度提醒了自己,对于长河石油来说,发展出路是一方面,固然非常重要,但从国家能源战略安全角度来说,也应当考虑进来,这是国企另外一个角色需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如果能够将两者完美结合起来,那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当然,前提是这要具备可操作性,可无论如何,起码这件事情是值得尝试的。
  
      尤万刚的话一出口,不仅仅是沙正阳震动不小,对于朱汉生、谢福才和鲁同浩他们来说就更震惊了。
  
      一盘大棋?!这个词语,这句话能随便用么?
  
      更为关键的是用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这家伙是哪路神仙,居然能博得尤老板这么高看?
  
      来之前,尤万刚并没有介绍沙正阳的身份,朱汉生、谢福才和鲁同浩他们也很知趣的没多问,但内心也在嘀咕这家伙是什么来路,都在揣摩是不是某个学校或者研究机构的研究员一类的角色,要不就是省委省政府政研室的年轻高参,总而言之应该是智囊谋士这一类的角色,但现在看来有点儿不像啊。
  
      下一盘大棋?这个下字就很耐人寻味,意味着这个人不是一个单纯的出谋划策者,而是有资格参与进来作为操作者的角色,这家伙是谁?
  
      几个人都有些好奇起来。
  
      “去年国庆广标就和我说你过你,说你分析问题有独到见解,嗯,后来我和田秘书长以及小苏也谈到你,都对你的表现赞不绝口,现在看起来,我还是眼光差了一点儿,现在才真正认识你这个总能给人意外惊喜的人才啊。”
  
      尤万刚这番话把沙正阳抬得相当高,朱汉生和谢福才他们几个都回过味来,知道这应该是钟广标推荐给尤万刚的人。
  
      只是他们不清楚尤万刚嘴里所说的小苏是谁,但田秘书长他们大致能猜测得出来。
  
      能让尤万刚没有直呼其名而是尊称职务的,只可能是省委秘书长才对,而恰恰新任省委秘书长姓田,正是原来分管国土、建设和交通的副省i长田力。
  
      田力都很认可,又是钟广标推荐的人,那意味着这家伙也应该是体制内的,甚至还应该是一级领导干部才对。
  
      只是这家伙看样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模样,能是哪一级的领导干部?股级还是科级?
  
      “尤省i长,您过誉了,钟书记是我老领导,他调到长河能源集团工作时候就和我说起过这方面的情况,正巧我那个朋友就刚好在燕京jp摩根帮助接洽联系中石油在哈萨克斯坦的一个项目,所以掌握的资料情况比较多,国庆期间她回汉川,无意间谈起,所以我就比较感兴趣,让她帮忙多了解一下中石油在哈萨克斯坦这个项目的进展情况,我在向这方面的情况我也可以提供给钟书记以便于日后长河能源集团也有意要出海的时候能用得上。”
  
      沙正阳不卑不亢的介绍道:“后来反馈回来的很多资料我觉得很有价值,尤其是我在给钟书记汇报了这方面的情况之后,钟书记也很感兴趣,让我帮忙多了解一下,我也一直和对方联系着,再后来中石油那个项目因为哈国内部因素未能运作成功,中石油就放弃了,但我了解到其实jp摩根在哈萨克斯坦还有一些项目,但是体量相对较大,很有价值,我又通过一个在英国bp公司的朋友收集了一些相关资料作为映证,觉得基本属实。”
  
      “你的意思是这些资料都经过了核实?”谢福才忍不住问了一句,这很关键。
  
      “对,起码是两方核实,如果jp摩根这边提供的资料可能有夸大其词的话,那么英国bp公司那边的情况基本上可以互相映证,那边不存在刻意夸大或者隐瞒什么。在座几位都应该是资深行家,也应该看到阿克纠宾石油公司其实并不属于那种十分优质的资源,旗下两个油田,基本上都属于过了高产期,开始进入后期阶段了,但我感觉这个油田的资源相较于我们长河石油来说,恐怕都要好一些,无论从开采成本还是油质来说,都不差,可能唯一制约因素就是地理因素带来的运输条件和成本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