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金色绿茵 > 第五〇六章 佩佩的兽化之谜

第五〇六章 佩佩的兽化之谜


  岑多很仗义,他坦诚是自己哄骗了佩佩,让葡萄牙后卫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稀里糊涂喝下了混合有‘疯狗一号’的饮料。
  ‘疯狗一号’疯狂剧烈的药效明显不适合足球运动,足球比赛需要智勇双全,关键时候的冷静也是一个好职业球员必备的素质。
  ‘疯狗一号’更适合一对一之间肆无忌惮的博弈,纯粹肌肉与神经的对抗。但将‘疯狗一号’剂量减半,从注射改为口服后,也依然能使球员在一场比赛中的能力显著提升,而且疯狂程度会被控制在勉强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这个秘密,是岑多发现的。
  把针剂改为口服,这简直是天才。
  岑多天才般的创举,就可以很好地解释为什么这几年佩佩每个赛季都会有几场‘超神’表现,也就是兽化佩。也能让兽化佩在其后总有一段时间低迷的现象有了合理答案,这符合‘疯狗一号’的药效特点。
  但卓杨还是觉得匪夷所思,因为‘疯狗一号’是药,口服时有很难遮掩的异味。哪怕剂量再低,也不可能瞒过在这些方面十分注意的职业球员。
  职业球员看似整天吃吃喝喝,但在外用餐其实都非常小心,基本上只会光临有口碑的大店,其他美味的风味小吃,都是随到随吃从不做预约。
  大家这么做,是为了防止被人下药,职业足坛兴奋剂检测十分严格,一旦查出点什么,就怕自己说不清楚。
  食物中有异味,是不可能吃的。
  球员们聚餐为什么喜欢自己带酒?无非图一个放心,因为酒水饮料比食物更容易被人下套。即便要从餐厅现场买酒水,也会十分仔细检查封口。
  至于没喝完存放在餐厅里的好酒,大家回头是不会再去喝的,有其他朋友去用餐时,当礼物请他们喝掉就好了。
  所以说佩佩是在毫不知情之下,被岑多下套‘陷害’,而且还屡次,时间跨度长达四五年,卓杨根本不信。
  所以说岑多十分仗义。
  但卓杨也不得不佩服葡萄牙后卫的命真好,那些兽化场次的赛后抽检竟然没有一次抽上他,这简直比‘误服’更不可思议。
  无论西甲欧冠国王杯,还是国家队,只要是正规比赛,兴奋剂检测部门赛后都会随机抽取上场球员进行尿检,阿奴博列洛当年就是这么中标的。
  入行十年,卓杨已经当着人面尿了无数杯了。
  佩佩也是如此,但神奇之处就在于那些比赛的赛后抽检他全部成了漏网之鱼。
  一来佩佩兽化的比赛不多,每个赛季超不过三场。数量少,被抽中的概率自然就低。
  二来除了那一年和巴萨的国家德比,岑多在重要比赛中没给他下过套。相对不重要的比赛,抽检力度也会弱一点。
  也是因为‘疯狗一号’作为兴奋剂实在太初级,明显到根本没有人会把它和足坛联系在一起。谁也不会想到职业球员会明目张胆使用这样一种非常不适合足球而且还十分‘古老’的药物。
  当然,最主要原因还是佩佩运气不错。
  但他真的运气好吗?那可未必。
  .
  四个多月前岑多和卓杨在健身房斗殴,被送往医院之后,皇马俱乐部在停车场岑多的汽车里,发现了一只十分可疑还冒着冷气的保温桶,和被包裹起来的针剂废弃物以及注射用针管,岑多就再也瞒不住了。
  他必须给自己时而能打时而废柴的玄幻举动做出解释,必须给自己的可疑物品做出解释,也必须面对佩佩的经纪人赫尔豪·门德斯的质问。
  当一切经由岑多口中吐露而真相大白之后,皇马俱乐部就不得不面对善后工作。
  首先就是安抚卓杨,这其实没什么难度。对于卓杨来说,无非是一场打架斗殴而已,而且自己算是获胜一方,没有生死大仇。
  但卓杨好安抚,愤怒的卓秋天和蔻蔻却不容易善罢甘休。最终是在卓杨的劝说下,两位美少女才勉强答应放过岑多。
  这期间,岑多本人也非常诚恳地表达了歉意。
  一场惨烈的斗殴,似乎让岑多的思想境界有了升华,差点被卓杨打死,也让他对人生释然了很多。
  ‘疯狗一号’东窗事发,岑多也终于从弟弟故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放下了心中十年的执念。岑少留下的那些针剂,何尝不是岑多与弟弟的心灵媒介。
  脾气火爆源自弟弟英年早逝后难以抑制的戾气,实际上岑多踢球时属于球场绅士类型,攻守兼备的技术型边后卫。
  不明所以的卓杨出口中伤了去世的弟弟,让岑多心中的悲痛和暴虐达到顶峰,一场恶斗势在难免。
  就像滔天巨浪一样,情绪爆发过后,便回归于宁静祥和。正是这样一场堪称生死之间的恶斗,让岑多从弟弟逝去的心魔中走了出来,也让他彻底摆脱了‘疯狗一号’恶魔般的控制与诱惑。
  说起来,岑多还应该感谢卓杨,释然后的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岑多给卓杨打电话表达了歉意,并感谢他让自己得到了解脱。两人之间,已然一笑泯恩仇。
  但岑多必须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卓杨的受伤,直接致使他缺席了上赛季同拜仁慕尼黑至关重要的欧冠半决赛次回合。那场比赛,皇马被拜仁淘汰了。
  皇家马德里俱乐部因为此事,损失巨大。
  虽然是多年老臣,虽然一生都和皇马俱乐部紧紧联系在一起,但岑多不得不离开了。
  离开是最好的选择,皇马不可能再信任岑多,他也必须为自己的阴暗行为付出代价。而他掌握的秘密又使得皇马投鼠忌器,不敢过于针对他。所以,分道扬镳是双方协商之后的最佳选择。
  上个月,岑多以身体原因向皇马提出了辞呈,俱乐部欣然同意,并感谢他在皇马32年来的工作。这之后,岑多将带着他的秘密远走他乡,离开西班牙,离开欧洲。
  剩余已经不多的‘疯狗一号’,也在各方在场的目睹下,被岑多亲手销毁掉了。而‘疯狗一号’的秘密,就此永远隐藏下去。
  对于皇马俱乐部来说,最难处理的善后,并不是岑多,而是佩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