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1915章 克制

第1915章 克制


  她一定是击杀鬼王后,或者是后来她击溃他迫使他坠入空间乱流后去收的小鬼王残魂跟躯体。
  魂难修,但可以吞噬。
  正道人不肯做也不敢做更做不到的事情,秦鱼做起来无压力。
  说吞就吞了,还隐藏得极好,孤尘都没发觉。
  他们各自隐藏了手段,如同钓鱼一般,将对方引到最佳绝杀地带——也就是这空间隧道中。
  也生怕对方留有一线生机,非要吊引对方用处了全部手段黔驴技穷才肯暴露底牌。
  只可惜,秦鱼慢了他一步,却也赢了这一步。
  封官收尾了?
  孤尘自然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哪怕他没料到她会不仅能吞僵王,还能吞掉鬼王,更没想到她能掌握更高端的魔纹秘术。
  他选择了攻击!
  但这种攻击被束缚了——因为娇娇变成了一条黄金蟒,死死缠住了他的四肢跟躯体,桎梏他承受秦鱼的控制。
  其实不是控制,是崩解。
  秦鱼学会的这一道魔纹,是针对魔种一道的崩解术。
  魔种新生,却非天然,它是后天孕育祭养的,能养成,也自能崩解,尤其是初期阶段。
  他的纯粹,其实就是因为初生。
  秦鱼的灵魂自然足够强悍,压制着驱使崩解魔纹术,孤尘眉心渐有一条条狰狞的魔种纹路显现,但他的意志强横,远高于秦鱼第一次接触的魔种。
  但....
  秦鱼忽然说了一句话。
  “你一定很意外自我重伤垂死送回无阙后,不像你拥有魔种可补全伤势,如何能短时间内这么快就恢复,就因为周玄青吗?”
  孤尘眉目冷然,毫无波澜。
  “不,天牢之内有禁制,他所动用的手段有限,何况即便躯体可恢复,灵魂却不一样,如何能使我这样快速恢复?”
  “其实你想到了一种可能,只是你不敢相信。”
  孤尘眯起眼,哪怕在这样凶险的时候,他也是稳住的。
  但秦鱼的话...未必没有波澜。
  尤其是她还说了一句:“常年面壁雕刻种花草,各种修身养性表爱慕,她却从未理过你,但很多年前我就见过她了。”
  她微微笑着,那笑容温柔美好专业版白莲花骨灰级碧池。
  孤尘的表情有些沉了,他知道她是故意动摇自己的心神,促使他无法全心抵抗她的崩解。
  “师傅,很显然,她挑中的是我,而非你。”
  一瞬,孤尘表情有了变化。
  弱点,终究是弱点。
  这个徒儿从来不攻讦他所为是否邪恶无情是否畜生不如,他不在乎的,她当然不会说,要挑就挑软肋!
  当孤尘的意志出现动摇,愤怒导致分心,于是...完美的姿态有了裂缝。
  一寸寸分裂的魔种纹路,一寸寸被剥离的魔种能量,让他陷入绝对的痛苦。
  他知道自己输了。
  但他的眉目始终冷厉,只盯着秦鱼,说了几句话。
  “为人师傅一次,教的不多,这是最后一次。”
  “以后你总会明白,无阙的刻魂,修的从来不是魂魄,而是克制。”
  “无法克制的孤道峰主...必死。”
  魔种完全崩解,孤尘的魂魄在秦鱼掌心,秦鱼记下了他刚刚所说的话,且笑了笑。
  “我的意见恐怕跟师傅你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呢?
  不克制,爱自由?
  “我比你高级一些,会把克制升华一下变成怕死。”
  她优雅典范又理直气壮。
  孤尘愣了下,能说什么?自嘲了下,就被不说话了。
  他不说话,但不代表秦鱼会对他手下留情,那魂魄,她摄魂了。
  孤尘看了她一眼,对她如此凶残对待师傅不置可否。
  孤道峰嘛....历代出狠人。
  而秦鱼为什么摄魂,是因为她刚学会——从孤尘对大长老做的那次,她学会了。
  然后学以致用,以牙还牙。
  当然,她也没能摄到什么,因为最隐秘的,他不想让她知道的,他依旧有足够的意志去掩盖隐藏,但其余的那些,他也无所谓。
  何况秦鱼这样也是有风险的。
  空间通道在封闭。
  “我们得走了!这里快关闭了,空间乱流会将我们吞噬的!”娇娇可不想他们最后死在这个地方。
  已经赢了呢,大仇得报,该回家洗洗吃火锅庆祝的!
  秦鱼看了一眼不断压缩过来的空间,平心静气说:“我们要躲避的不是这个空间乱流。”
  娇娇:“那是啥?”
  秦鱼:“是邪选,他们快锁定到这个位置并且派遣仙人级的人过来了。”
  要在空间隧道截杀人,大乘级的是不够的,除非掌握空间手段,也就只有仙人级的。
  娇娇一听震惊,表情都扭曲了,捂住肥嘟嘟的脸蛋,“操蛋哦,那你还不走!!”
  “不急,还有一会,为人师表,辛劳一生,蜡炬成灰泪始干,作为徒弟不能浪费。”
  秦鱼将这些灵魂片段记下来,已经着手将魂力炼化。
  孤尘的灵魂还在,自然也听到了秦鱼这句话。
  表情僵了下,深深看了秦鱼一眼。
  他当初...怕是被猪油蒙了心,挑了这么一个徒弟。
  娇娇着急得很,但也只能在边上干着急,直到空间封锁的最后一刹,他见到了远方乱流之中有一道黑光陡然出现。
  啊,邪选的仙人级大佬来了!!!
  当那仙人级大佬捕捉到这条空间甬道,已经确定自己目标,悍然出手。
  轰!
  它被摧毁了。
  渣渣都不剩。
  它毁灭了,但这个仙人大佬还是小心查验了这些气息,想确定秦鱼的死,但...他的表情阴沉了,而且目光闪烁,隐隐不安,陡然,他脸色大变。
  该死,中计了!
  当仙人转头看到三个的仙人大佬。
  天选的。
  对方来了。
  杀他的!
  很显然,那个秦鱼早已把自己的空间坐标发给了黄金壁传达给黄金屋,让黄金屋下达猎杀任务。
  “我是那么好杀的吗?派一个大乘级打了我两掌,不得死一个仙人级的吗?我这样不过分吧。”
  回到温泉后脱掉衣服重新洗去身上血污的秦鱼这样对娇娇还有黄金壁说道。不,你说什么都对,你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