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全球财富 > 第157章 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独角兽

第157章 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独角兽

    大门广场前矗立着一座高8米的牌楼,上悬“太虚幻境”大匾。远远看去,亭台楼阁,精雕细镂,古木翠竹,相衬成趣。
  
      史蛟看着这一行人,除了金庸与这些独角兽企业,这些国际国内的银行、投行代表,加拿大驻华外使、英国驻沪总领事以及50多家跨国公司的在华代表也前来参与,同时还有不请自到的上百名记者和600多名各行各业的老总。
  
      他又看看陪伴在金庸先生身旁的彭渤,得体的黑色大衣配经典的格子围巾,显得神采奕奕而又英姿飒飒,想到昨天那个意乱神迷的夜晚,她不由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脸。
  
      作为公关总监,也在奥美新加坡服务过,她知道,澎渤传媒的这次年会,费用少、记者多、名气大、效益高,实在是一次好的营销。
  
      从此,澎渤传媒和彭渤,在商业江湖中,树立了高高飘扬的旗帜:我是澎渤传媒、我是彭渤……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陪伴金庸先生的同时,彭渤也不断与人交流,今天,金庸先生确实是他的一张王牌,在眼下的中国,他相信,凡有井水处,即能读金庸,在1999年这个投行的冬天,你来不来无所谓,反正金庸要来!
  
      所以嘛,大家都来了!
  
      群贤毕至,少老咸集,他看到了武晓波,郑若桐,看到了约瑟夫,渡边晋雄,看到了王石,任志强,也看到了孙正义,徐芯,李开夫,倪正东,颜宁……
  
      当然,还有这些今天的主角,榜单上的独角兽公司,马风,小马哥,张朝洋,丁三石……
  
      此时,后世叱咤投行的云锋基金,鼎晖投资,今日资本,天图投资……还没有成立,中国正处于投行爆发的前夜!
  
      大观园,这两天整个园子也被澎渤传媒包下,费用不需要一分钱,还要交给澎渤传媒宣传费,吴千语也是借鉴了当年的太平饭店与波特曼酒店的案例,反正皇帝女不愁嫁,如果大观园景区不赞助,那就放在曲水园,这里就得不到宣传。
  
      “晓歌。”
  
      大家都在短暂寒暄,人群中,彭渤看到了钟晓歌的身影。
  
      “彭总,你好。”金属眼镜,笑起来给人的感觉很好。
  
      今年,iDgVc改为合伙人制,这也是后来的iDg资本的雏形,可是管理团队不是那么好找的,梁山聚义也需要有投名状和一身武功。
  
      “彭总,我们选人的标准是:必须有10年以上管理基金的经验,读过类似于哈佛、斯坦福这样名校的mba,年龄在35岁~45岁,结果找了一年半都没有合适人选。”今天早上,两人在碧波楼吃早餐时,钟晓歌很苦恼。
  
      彭渤知道,在此时的中国,符合这类条件的人才大多在海外,即使回国也都是供职于投资银行,很少有对创业投资感兴趣的人。
  
      “或许我可以给你推荐几个人……”
  
      “真的,那非常感谢……”钟晓鸽眼睛一亮,脸上立即生动起来,两人从朱红色的大门进入,彭渤看到海茵薇正在那对乾隆年间的青石狮子旁向他招手,风中还伫立着一个风一样的男子。
  
      “失陪。”彭渤抱歉一笑,钟晓歌表示理解。
  
      “介绍朋友认识,”海茵薇笑道,“沈南,我们刚才谈起,我们还是德意志银行的同事,他也是刚刚从花旗辞职。”
  
      “你好,榜爷。”对方笑着伸出手来,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沈南,后世欢乐颂里谭宗明的原型。如果翻开履历,你会发现他的人生堪称完美。如果要用一句话形容他的人生,最贴切的话就是: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
  
      当然这句话,也可以用在自己身上。
  
      此时他的身份还是携程网的创立者,创业成功后,再过几年,他才能再次找到了能将自己人生价值最大化的新方向——职业投资人。
  
      在后来的十几二十年当中,Pe、Vc资本发展日盛,大笔热钱前赴后继,在这股浪潮中,他会始终屹立潮头,小马哥就说过,他是中国风险投资界最成功的投资人,没有之一。
  
      前世,彭渤还是财经记者的时候,对他的评价就是,只要你还在创业,只要你还在这个大的行业里面,相信绕来绕去都会遇到红杉,因为红杉总在那里,而且总是冲在最前面。”
  
      “感谢彭总为我们提供了这么一个平台,”沈南笑道,“这对携程的发展很重要。”
  
      “共赢,”彭渤也笑道,此时大家都一样,都不知道投什么好,所以都非常看重这次聚会,而新生的互联网企业赢得了最多的关注目光。
  
      ……
  
      曲径通幽,体仁沐德,大观楼前,吴千语、陆雨森等人早已等候多时,这是今天的主会场,一座宫殿式两层建筑,琉璃瓦大屋顶,金碧辉煌,陈设华丽,在这里,中国独角兽风云榜的榜单马上就要发布。
  
      人生真是太神奇,他看到了台下同样神彩飞扬的马风,还有他身旁的蔡崇信,是他放下七十万美元年薪的德国投资公司工作,千里迢迢来投奔马风,每月只拿五百块人民币的薪水,帮马风去注册公司。
  
      “时值九九,序属腊月,今天我们相聚在淀山湖畔,共同揭开中国独角兽风云榜的榜单……”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独角兽,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他们自由自在地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
  
      台下马上爆发出一阵笑声,接着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金庸先生也不住地点头。
  
      彭渤也笑着举起手中的《财富》杂志,“据说,独角兽为神话传说中的一种虚构生物。西方神话的独角兽形如白马,额前有一个螺旋角,有的还长着一双翅膀,代表高贵、幻想,美丽,圣洁,激发着一代又一代的美好的梦境……”
  
      “世纪之交的中国,也孕育出了一批这样的独角兽企业,我相信,此后十年二十年的中国,他们会是各行各业的领军企业,是他们决定着此后中国一个一个关键的商业时刻,书写着属于他们也属于这个时代的商业史……”
  
      “当然,今天来是不止是独角兽,还有猎人,”他笑着指指徐芯,“还有美丽的女猎人。”
  
      台下又是一阵笑声和掌声。
  
      “面对这些高贵美丽的生物,独角兽猎人们,如何撒网,或者说,哪里撒网,捕获几率大?”
  
      彭渤在波特曼的演讲,曾是一票难求,此时面对这个对中国经济走向最关注也最有发言权的榜爷,会场里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