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迷雾图鉴 > 第十二章 安排

第十二章 安排


  都兰,市政府大厅。
  里安警司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达奇上校说,他会知道的。
  昨天防御部士兵押送着那些尸体进城后,今天他就收到了通知,前往市政大厅开会。
  这次会议的气氛比他想象中要压抑许多。
  名义上的最高领导者,都兰市市长爱德华老公爵高居首位,今天他穿了一身深红色的丝绒外套,帽子上镶着四条貂皮,冠冕上有一个金环,上饰八枚金叶片。
  老公爵面色严肃,一言不发地听着场中人的报告。
  “马丁镇爆发疫病,接近一半居民肢体变形,皮肉扭曲,从病发到死亡只有三天……”
  “疫病?”老公爵低沉嗓子发出了疑问,“医疗部,你们的结果呢?”
  一位年轻的女士起身回应道:“马丁镇的黄色雾气是一种拥有轻微腐蚀性的有毒气体,但那种雾气对人类机体的影响,还需要持续研究观察。”
  “也就是说,小镇居民不一定是死于雾气中的毒,而是别的什么。”
  这时,一位身穿精致雕纹长袍的长发中年男人越众而出。
  “向您致敬,尊敬的公爵阁下。”男人微微欠身。
  “吉罗姆主教,你有什么看法?”老公爵询问道。
  “毒与黄雾,符合此等特征的异端有三个,薄暮中的毒鸩修斯,深渊蛇魔库加尔,还有……遗忘女巫罗尔德。”吉罗姆主教认真说道。
  “主教先生,传说故事还是留到睡前讲吧,这里是市政厅!”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起身打断了吉罗姆主教,“公爵大人,秩序教会的传说很有趣,和其他教会的一样有趣,但我想,那些从未出现过的奇妙生物,在这之后也不会出现。马丁小镇的疫病应该是预谋的敌国袭击,我愿意带领城卫军前去铲除他们。”
  老公爵沉默不语,只是目光来回在场中各人身上移动。
  过了半晌,他才问到:“防御部,警署,还有……特殊防御部,说说你们的看法。”
  “我们认为,这是一起人为制造的袭击,我们的士兵已经彻底封锁了马丁镇,但那些黄色的雾气……不仅拥有相当可怕的毒性,还有一定程度的腐蚀性,我们无法深入到雾气内部查看根源。”达奇上校代表了防御部发言。
  “公爵大人,”里安警司右手抚胸,弯下了腰,“上一次艾诺小镇,防御部也说是普通的人为事件,让我们警署接手处理,结果整个都兰的基层警员损失超过百分之四十,我无法相信和接受防御部的判断!”
  达奇上校冷冷地扫了里安警司一眼,没有说话。
  “请公爵大人正式成立特殊防御部,上次事件已经表明有些我们不明白的诡异现象在出现,面对诡异,只能用诡异去对抗!”里安警司神情有些激动,上一次警署的巨大伤亡始终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也是那次后,都兰市有了特殊防御部的雏形。
  他必须把这个临时出现,随时可能垮掉的部门扶正!才能分割防御部那庞大权力中的一部分。
  很显然,老公爵也不想看到防御部一家独大,城卫军,警署都是他扶持起来的制衡手段,但效果绝对算不上好。
  所以,特殊防御部就在那个时候出现了。
  都兰市的人口很多,总有那么几个是“异常的”,特殊防御部选择的,就是那部分“异常”的人。
  面对里安警司咄咄逼人的态度,防御部一方并没有做出太多反应,达奇上校只是一位发言人,防御部真正的领导人物根本就没有到市政厅来。
  现在的情形一目了然,如果不是老公爵想让他说,里安警司是绝对说不了这么多的,他只是一个警司,警署真正的负责人和防御部一样,并没有到场。
  达奇上校很清楚老公爵的态度,这位老先生早已有意扶正特殊防御部,不然刚才也不会特意将还只是临时部门的它点名出来。
  不要去忤逆上级的想法,尤其是在他已经做出了决定的时候。
  “吉格。”
  老公爵忽然说到。
  一个高大强壮,面如刀削的坚毅中年男人越众而出,他的鼻梁上有一条横跨了整张脸的狭长疤痕,明明应该分外恐怖,但在他的脸上却反而增添了一分锐利与沉稳。
  “调查,清理马丁小镇,解决所有异常,作出书面报告,”老公爵停顿了一下,“成功之后,我将正式设立特殊防御部。”
  “是。”被他称为吉格的男人只是欠了欠身,就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一道道目光射向他,都兰这座南境大城的风云,突然就产生了变化。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次“特殊防御部”的行动不会那么容易成功,各方面来说都如此……
  “公爵阁下,”吉罗姆主教开口道,“能否给秩序教会几个前往马丁小镇的名额?”
  “你需要几个?”
  “三个。”吉罗姆主教笑道。
  “一个。”老公爵沉闷的声音打来,却没让吉罗姆主教的笑容发生半点变化。
  “如您所愿,阁下。”
  “达奇,转告赫尔马,让他在马丁小镇的士兵全力配合特殊防御部与……秩序教会的调查。”老公爵忽然说到。
  本来一直面无表情的达奇上校在听到这句话后,面色忽然难看了些,但还是恭恭敬敬的右手抚胸,回应道:“是。”
  “散会。”
  ……
  “艾薇拉,你怎么了?”酒红色长发的女人声音优雅而疑惑,“昨天回来后,你就一直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艾薇拉听到声音后,才从失神中醒来。
  “你看看你,都兰大学的银色明珠竟然露出了思念的神色,是哪个幸运的小子偷走了你的心?”
  “迪安娜……”
  艾薇拉脸色有些不自然,她要怎么告诉自己这位出身高贵的室友,自己一直在想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你不会……昨天真的爱上了一个人吧?”迪安娜惊奇地瞪大了好看的眼睛。
  “没有……”艾薇拉摇了摇头,“我只是看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在过去的人生中从没见过……”
  迪安娜走上前去,从身后环着艾薇拉的腰,笑道:“那就好,我们的校长先生去参加了市政厅议会,现在突然叫到你,好像有一些话想对你说。”
  艾薇拉伸手掐了一下迪安娜的腰肢:“不早说……”
  “啊!”迪安娜一声惊呼,忙躲开了艾薇拉的手。
  却听艾薇拉说到:“我先过去了。”
  “你……注意一些,校长先生的情绪好像有些差。”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