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躲不掉亦好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一直叫姐啊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一直叫姐啊


  素雅心中也有那么一点点失落,早就决定两清的,也把戒指还给了赵凯,可毕竟在一起待了七年,怎么可能说清就清,怎么可能如普通同事一样?被赵凯拉着的瞬间,她是矛盾却也有所期待,可最终什么也没有听到,他仍是考虑太多,仍是会犹豫。
  回到宴会厅,仍是不平,可无数目光盯着,素雅吸口气,缓着情绪。
  “怎么了?”米珊迎上来问。
  “没什么。”
  米珊四下搜寻一番,没看见吴安和赵凯,瞬间知道素雅的异常:“我知道你的纠结在赵凯身上,按理说今天不适合说这些,可我觉得还是不要回避的好,昨天晚上我们和吴安、赵凯吃了顿饭,我感觉赵凯这人吧不够干脆,磨磨唧唧的,你说他这性格怎么当总经理的?”
  “他在单位雷厉风行,并不这样,”素雅忍不住替赵凯辩解,“他只是习惯替别人考虑。”
  “行了,姐,你还向着他?”苏忆不满了,“别的不说,你看刚才他那样,想说什么就说呗,我又不拦着他。”
  “苏忆,你悠着点……”米珊提醒着,“别太过分了。”
  “我怎么了?”苏忆反问,“和我有什么关系?”
  米珊无语,心想:“还怎么了,你故意和素雅这么亲密,故意让人家误会,和你没关系?若没有你这样,人家或许……”
  可转眼又想,说到底还是赵凯性格使然,大老爷们该争取就争取啊,哪能像他那样?不过这样也好,现在素雅回到南原,两人既然分开就分个彻底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今天苏忆这样捣乱,明天真相解开,还不知道会有多少英俊才子蠢蠢欲动呢。
  几个人正聊着,苏林和明珠过来,带着素雅转了一圈,介绍一些新朋友。
  素雅全程堆笑,谦和温柔。
  “刚才见赵凯了?”无外人时,苏林问,“你们确实应该再好好聊一聊。”
  素雅点点头:“见了,不过没说话,他和吴安在一起。”
  “不用委屈自己,想怎样就怎样。”苏林安慰,“现在分开对你们都有好处,日子长着呢。”
  素雅点点头,这道理她懂,刚要回话,徐东带着几个人朝他们走过来。
  “苏总……”徐东介绍,“素经理,这是咱们培训班上的同学,不知道你是不是还有印象?”
  真有意思,同样都是总经理助理,在康利时,所有人以职务称呼素雅都是“素助理”,可在苏为,都称呼她“素经理”,虽是一字之差,态度却是天壤之别。
  “素雅不记人,估计也就觉得好像见过。”一向严肃的苏林笑着说,“你们聊,我们去那边看看。”
  素雅真的只是觉得脸熟,除了徐东,也就记得石中铭了,亏得大家知道她不擅长,都不介意,徐东又轮流介绍了一番。
  “素雅,我教你个法子,先不用记全名,记住姓就好。”石中铭偷偷说,“姚总是做医药的,你看他眼角那个痣像不像小药丸子?你这样想——姚总是做药的,天天照镜子就能看见小药丸。”
  “哈……”素雅忍不住笑了。
  “你们笑什么?”看两人盯着自己笑,姚总好奇地问。
  “我教素雅怎么记住你呢。”石中铭说完自己的建议,众人哈哈大笑,这联想虽然有点无厘头,但对姚总,素雅确实有了印象。
  ……
  苏忆飘然而去,那般霸气,那般不屑,忽视着他们……
  吴安点燃了一支烟默默看向远方,许久才说:“赵凯,我要再说真的就太啰嗦了,可我不能不说!素雅对你怎么样,你最清楚,你知道她一向对自己太狠,绝对会为了别人委屈她自己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赵凯仍是沉默。
  吴安继续:“如果她还爱我,我现在就带她离开这里,可是她早就不爱我了,她爱你啊!你也看到了,刚才她的表情,她那样子,你知道她心里在期盼什么吗?”
  “她本来很开心,是我影响了她的心情。”赵凯吐了一口烟,“苏忆虽然年纪小,却比我有心,很会照顾人,对她很好,一直都是,跟着他更好些。”
  这样分析是对的,吴安不得不承认赵凯很冷静,摆摆手:“看来咱们性格真是不一样,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后悔能怎样?她开心就行,世上的事哪能都如意?
  “走,我们也进去吧。”掐了烟,赵凯说,“苏董一会还得过来,咱们不能失了礼。”
  再回宴会厅,看她谈笑风生,落落大方,淡定完美地融合在这样的圈子中,她属于这里。
  一群人围在素雅周围,其中有个人眼熟,很明显是和素雅熟悉的,而且似乎不一般,吴安指给赵凯:“那个人下午在礼堂时坐在我们身边”。
  米珊过来本想聊点别的,恰听见吴安的话,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哦,那是我们这建材集团的少东家石中铭石总,单身。对了,南原的很多4S店都是他的,要不介绍你们认识?”
  “不用了,就是好奇。”吴安说。
  “你们看,那是苏康哥的小师弟,江羽飞,眼科医生,留英博士,也是单身。”不理睬两人,米珊自顾自介绍着,“那个,林老师,钢琴教授,单身……”
  “才发现,怎么这么多单身?还都这么优秀?越优秀越单身?这是什么情况?”米珊吃惊地看着他们,“现在流行单身吗?”
  两人无语,流行单身?谁愿意单身?
  ……
  宴会结束时,毫无异常,只一天,素雅和苏家的真实关系尽人皆知。
  “苏忆,你可真行。”电话那头,吴安有些恼火,他有过猜测,也感觉自己快找到答案了,却没想会是这样,“骗我也就罢了,你折腾赵凯干嘛?他都去了。”
  “吴总,说话可要讲道理。”苏忆懒洋洋地反问,“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我又怎么折腾他了?”
  “你故意和素雅亲密,你让赵凯误会。”吴安真有些生气,“你明明知道……”
  “咦,吴总,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怎么让他误会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叫姐啊!又没叫别的,我说了多少遍了这是我姐、我姐、我姐!怎么?和自己的姐不能亲密?赵总不是也有姐吗?难道他们姐弟在一起很生疏?”苏忆毫不客气反击。
  吴安被堵得无话可说,苏忆没有说错,人家确实一直在叫姐,可他叫的“姐”是那个“姐”吗?分明就是故意,也太……可就算故意又如何?
  “你姐还爱他,你不知道吗?”吴安又说,“你这样做……”
  苏忆却打断了他的话“爱?吴大老总,我姐没爱过你吗?结果如何?”
  “苏忆,我和赵凯不一样。”吴安坚持。
  “你们确实不一样,一个比一个厉害,都是大门大户,我姐高攀不上。”苏忆嘲讽着。
  “苏忆,我的好忆总,你这话可……”
  “行了,吴总,你就别乱操心了,我们南原优秀的单身男人多得是,喜欢我姐的也不少!怎么地,我姐不能找别人,就非得吊你们这树上?”
  ……
  赵凯终于知道苏忆的鄙视从何而来,也明白了昨晚米珊远距离给他们介绍那些单身男士的用意了。
  素雅的身世不再是秘密,她竟真是苏忆的姐,不可思议!
  姐姐凌雅然、林敏、吴安都有电话过来,所有的人都替他看到了希望,都劝他主动再积极。
  可他清楚,自己恰是没了希望,苏为庆典,素雅是亮点是主角,直到散场走时包括刘小山、米珊在内都没说出真相,他们是在考验他,也是给他留了最后的机会,可惜他太过犹豫,不够勇敢,到底是配不上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