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诸天炮灰游戏 > 第七百二十二章种子

第七百二十二章种子


  “时间也差不多了!该来了吧!”
  “什么?”叶少回首一望,就见一缕刀光破空而来,如龙腾四海,那磅礴的气势直接席卷而来,白云破碎,海风停滞,隐隐还有雷霆怒吼,似乎是天地在颤抖。
  “敬天斩神刀!”
  一声恶魔般的咆哮出现在天地之间,随着咆哮扩散,那一缕刀光急速壮大,不过转瞬间就已成了庞然大物,盘横于天地间,好似开天辟地时的神物。
  “姜少离!你竟会亲自出马!十年前,你一记敬天斩神刀横扫天下,没想到我这个后辈有幸能闻,看来我死的不怨!”
  叶少仰望苍穹,全身散发汹涌澎湃的火光,好似一颗太阳般,冉冉升起,这时,天地之间,无穷元气朝着叶少聚积,成为那火光的燃料。
  “镇派仙术,百日天灾!”
  叶少一声怒吼,滚滚法力直上九天,就见九十九束光芒落下,正中叶少,一时间光芒万丈,一切色彩都被红色的火光代替。
  轰隆!
  就见天空中那柄巨刀一震,一切火光全部熄灭,巨力传来,叶少浑身一震,火光全灭,从空中直接落下,一张口就吐出浓烈的血雾。
  那刀光正要落下,就听到一阵琴音传来,仙乐阵阵,一曲悲歌响起:“漫漫路远莫问何处去,长剑相伴飘白衣
  懵懂少年不知愁与情风起江水寒命里泛涟,狂妄一醉红颜一笑,明夕是何夕,悲欢离合一场戏”
  随着歌声传来,叶重只觉心旷神怡,一下子居然站起来了。
  “她又来救我了?”叶重抬头一看,天空上并没有白云仙气,也没有抚琴女子,只有空自飘渺的歌声。
  就在此时,那柄巨刀轰然解体,其中冒出一丝精纯至极的刀光,落在姜少离身上,就立即消失不见。
  “好了!没事啦!你们两个回来吧!”
  就听到一声轻笑,原本悠扬回荡的歌声消散,一切恢复本来面目。
  海风激荡看海天之间,无比的宽畅浩然。
  叶少携叶重一起回到纯阳仙宫中,这一路本该发生点什么,但是叶少和叶重都是一言不发,内心深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巨大的纯阳仙岛仿佛就在眼前,和叶重去时一样,平静,安宁,表面上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暗中的一切都会更加汹涌。
  叶少驾着仙云正要落下,就见少阳殿中升腾出一团火球,急速上升,一个刹那,疾如闪电,只在呼啸间就来到叶少面前。
  待火光散去,宫装云鬓的少阳殿主早已恢复了昔日的淡然自若,只见她,缓缓说道:“叶重是我少阳神殿的弟子!还望掌门弟子把此人交与我少阳神殿,无论功过是非,自有一场公断。”叶少驾着仙云正要落下,就见少阳殿中升腾出一团火球,急速上升,一个刹那,疾如闪电,只在呼啸间就来到叶少面前。
  叶少没有说话,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叶重看着他离去,心里也琢磨不透,只听得少阳殿主一声:“随我来罢!”
  就迷迷糊糊的跟着去了。
  大战过后的第二天
  九阳殿主又坐在了临海的那一处阁楼上,远望着长空,感受着海风扑面。看着浩瀚的海面上波澜万千,潮起潮落,自有无穷的澎湃之音传来,令人心旷神怡,感慨万千。
  她有绝代风华,堪称闭花羞月,如此佳人,如此风景,她就这么一个人,独自静静地坐着,坐在这栋简陋的阁楼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前方,颇有几分呆气。
  昨天的战斗已经结束,但在她心中,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宫主还有二十多天就要出关了,所有的事情必须在这十天内完成。先动叶重,再把他们三个引出去,到时候敬天教来袭,她肯定挡不住敬天教主和无刀的合力,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混水摸鱼,吞并其它神殿。等宫主出关,十大神殿起码有六个是我们的,加上两大营口的绝对优势,就算宫主有圣贤之境,也逆不了这大势。”
  九阳殿主伸了个懒腰,打了个阿欠,转身走下阁楼,向自家神殿走去。
  少阳主殿内,
  叶重安静地立在练功场上,静静的冥想,心中回忆着自己的生命路程,现在他的体魄强大,连带着的精神也强大了许多,只要心念一动,能够爆发出全身的力量。
  现在已经日渐正午,昨天他回来之后,就立刻休息,其间谁也没有过来打扰他,也没问为什么会消失,到哪里去了,等等问题。这种诡异的情况,倒让叶重警惕了几分。直到夜里,少阳殿主跑过来把纯阳心法的全本交了叶重,并且叮嘱不要乱说话,才让叶重放下心来。
  从清晨来到这里,叶重已经在这里枯坐一个上午了,今日,叶重决定突破脱胎境,一举修出法力,成为一名法力境的高手。
  叶重现在还只是脱胎境,也只比凡夫俗子好那么一点,在真正的仙人眼中,也就是个打杂的,根本不算什么。只有修出法力,正式成为真传弟子,才有那么一点修仙的可能性。
  其实,仙道中也有相应的圈子,毕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朝菌不知晦,夏虫不语冰,对于小人物而言,那个圣贤,都如天上的日月一般,虽然时时都能听闻,但是根本就不可能靠近。
  又有神龟万年,凤飞千载,那些大人物,弹指间偷天换日,心念转动,便是改朝换代,移山倒海,或许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改变千万人的生死存亡。
  世人求仙问道,修真养心,所希望的,所渴求的,无非是一生平安,合家欢乐,金银千万。然而,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修仙,在世人眼中,就代表着实力,强大。
  当修仙不再是为了修仙的时候,就意味着,时代要变了。
  世态炎凉,人心不古,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当世界失去秩序,一切都有可能会发生。
  叶重抬起头,仰望天空,正午的阳光格外刺眼,九十九颗太阳一齐当头,叶重静静地看着,似乎也在静静地听,听一种声音,那种声音就像是太阳划过天空时,发出的声音。那种声音无处不在,无处不显,只要有一颗安静地心,谁都可以听到那种来自天地初开时的声音。
  忽然,叶重闭上双眼,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头顶,在复杂的大脑中,有一个很小的东西,形似松果,微妙非常,这是法力的源泉,只要能在里面孕育出法力的种子,就能稳稳当当的踏入法力境,在仙道的路途中,踏出自己的第一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在仙道中,无论是何等的璀璨天资,何等的风流人物,都必须踏入法力境,从古到今,没有任何人能够直接跨过法力,直接吸取灵气。
  法力,是仙人与但人之间,永恒的桥梁。一步踏出,已是天人两隔。
  叶重的注意力不断进入,浑身的血液加速流转,无数条青筋爆起,显然是叶重已经开始调动力劲了。法力!法力!思想就是法,力劲就是力,修出法力后,人体就会与外界通灵,就和小动物能预知天灾一样,修成法力后,叶重也会升起莫名的感应。这也是许多仙人下凡,去当钦天监的原因。
  至于和叶少一样,去王朝直接当国师的,还真没几个。因为一般的九天飞仙根本不入凡尘,最多也就无门无派的游仙会去游戏凡尘。当然,那也只是游戏,也可以说是了断俗缘,或者寻找衣钵传人。
  就这样,叶重将所有的注意力倾注其中,所有的劲力传达进去,努力地酝酿着。
  现在的叶重,已经断绝了一切感知,什么触觉,嗅觉,味觉,视觉,听觉,统统没用,就算来个人砍他一刀,他也不会有任何反应,就如同假死人,植物人一般。
  还有他的呼吸,已经是若有若无,全凭身体的惯性在维持着,叶重的所有力劲都传入松果体内,现在他根本没有力量,来个三岁小孩都能把他打倒。还有血液循环,非常地慢,慢得难以想像,连心跳都若有若无,几乎不存在。
  现在的叶重,几乎是在拼命,不成功便成仁,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常人要修出法力,要选好一处宝地,请师傅或好友护法,再准备好香案,祭拜天神祖宗师祖什么的,然后吃一粒仙丹,再慢慢酝酿法力种子,哪有像叶重这样直接涌入,生死一念的。
  现在,叶重也不好受,思想一倾注其中,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扭曲力量,几乎要扭曲自己的思想,若不是紧跟着来的全身力劲勉强护住思想,后果不堪设想。
  叶重的思想游荡在松果体内,能清晰地感觉到一股股剧烈的波动,好似嘈杂的声音,又像混沌般的气流不停地旋转着。
  叶重的思想和力量努力地探寻着松果体的奥秘,然而感应过去的,就是一片虚无,好像一个溺水的人陷入大海的旋涡中。
  “呃呕!”叶重忍不住地要呕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