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馆 > 六零俏媳妇 > 第1652章 大结局

第1652章 大结局

不想错过《笔趣馆》更新?安装笔趣馆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应太行心虚的不敢与丁爸对视,生怕被认出来,心一直提着。
  
      丁爸目光直视着应太行追问道,“单身,那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家里有一双儿女,他们都在京城工作。”应太行垂眸老实的交代道,手放在膝盖上始终捏着。
  
      “大哥你想干什么?”丁姑姑冷静下来看着丁爸道。
  
      “你说我想干什么?都被我逮到了,他不该为你的名誉负责吗?”丁爸理直气壮地说道。
  
      “负……负责?”应太行猛地抬头不太敢相信地抻着脖子吞咽了下口水,看向丁姑姑道。
  
      “怎么你不想负责啊!”丁爸看着他的脸黑的阴沉滴水道。
  
      大哥不是我不想负责,而是你妹妹不嫁啊!
  
      “我……”应太行我了半天,干脆不说话了。
  
      在选择听的谁的方面,他当然选择听丁姑姑的。
  
      “你我什么?我问你话呢?”丁爸目光逼视着他道,“说!”
  
      “我想要负责!”应太行小声地说道,是明悦不给我名分。
  
      潜台词,决定权不在我这里。
  
      “你呢?男人都带到家里了,不怕外面的闲言碎语啊!”丁爸态度坚决道,指着她道,“别给我说你那些歪理,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目光转向应太行道,“你要是个男人就负起责任,不然的话,我要上单位找你们领导说道、说道。”
  
      “哥!”丁姑姑看着固执的他道。
  
      “叫什么叫?”丁爸强势地说道,“这事我说了算!有道是长兄如父。”说着站起来道,“好了,你小子找个时间来我家提亲。我可等着你呢!”
  
      丁爸放下狠话,很怂的溜了,出了丁姑姑的家门,又激动又兴奋,开上车,急吼吼的去找了丁海杏。
  
      丁海杏打开门看见去而复返的丁爸惊讶道,“爸,您怎么又回来了,不是去看姑姑吗?”
  
      “呵呵……嘿嘿……”丁爸兴奋地如孩子似的。
  
      “爸!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丁海杏从鞋架上拿出鞋放在他脚下道。
  
      “你姑姑要结婚了。”丁爸高兴地宣布道。
  
      丁海杏闻言脚底打滑差点儿没摔倒,幸好走在丁爸的后面没让他看见。
  
      “结婚,跟谁结婚啊?”丁海杏惊讶地问道。
  
      “也是当兵的,解放的领导,叫太行。这么说我想起来了了,就是解放结婚的时候我见过的。”丁爸走到沙发上坐下来道。
  
      丁海杏故作镇静地看着他说道,“您这么逼婚不太好吧!怎么说也是解放的领导。”
  
      “领导会出现在你姑姑家里,还藏到你姑姑的卧室里。”丁爸嘿嘿一笑道。
  
      “卧室?”丁海杏陡然拔高声音道。
  
      “你看你激动什么?”丁爸指着她说道,“别胡思乱想,两人在喝茶下棋,看见我来了,躲进了卧室。”
  
      丁海杏食指蹭蹭鼻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要是两人没有啥,他躲我干什么?下棋有啥怕被我看见的。”丁爸指指自己的眼睛道,“我可是看得出来,那小子职位不低,那么怕我干什么?看着特别老实!”
  
      “咳咳……”丁海杏被老爸的判断给惊得直咳嗽,他是怕您但不是那种您想象的关系,而是怕被认出来,您拿着笤帚疙瘩抽他。
  
      “惊讶归惊讶,你不用这么夸张吧!”丁爸拿起茶几上的茶壶与水杯倒了半杯水递给她道,“快喝口水压压。”
  
      丁海杏接过杯子,哆了两口,抬眼看着他不满地说道,“您了解他的情况吗?就随便把我姑姑许给人家。让解放以后怎么见领导。”
  
      “你爸我是考虑不周到的人吗?我打听过了人家单身,儿女都在京城工作。”丁爸轻哼一声道,“也不会打扰他们,多好,不用帮着养孩子。现在结婚挺好的,谁也不会占谁的便宜。”
  
      丁海杏无语地摇摇头,“您就不担心解放反对。”
  
      “他结婚了,应该更体会他妈妈的难处,不会反对的。”丁爸信心满满地说道,突然感慨道,“我现在最操心的就是你姑姑,你说说我们走了,还有谁惦记她。”
  
      “爸爸,姑姑有解放的。”丁海杏赶紧声明道,“别把自己说的,离开您好像就活不下去了。”
  
      “你这孩子,这能一样吗?什么时候都是养儿一百长忧九十九。你见过什么时候小辈忧心长辈的。”丁爸指着她嗔怪道,“一群小没良心的。”
  
      “那我姑姑同意?”丁海杏眨眨眼好奇地问道。
  
      “她不同意也不行,这事我说了算。”丁爸态度强硬道。
  
      “哦!”丁海杏点了点头道。
  
      “杏儿,赶紧给常胜打电话,帮我问问,太行那人怎么样?人品如何?”丁爸着急地催促道,“他穿着海军军服,常胜肯定认识。”
  
      “爸,我都找不到常胜,怎么打电话。”丁海杏推脱道。
  
      “这样啊?”丁爸沉吟了片刻道,“打电话叫国良回来,他应该听说过。”
  
      “啊?”丁海杏真没有想到丁爸脑子转得这么快。
  
      “啊什么啊?快打电话。”丁爸看着她催促道。
  
      “爸,国良天天泡在实验室里,未必知道他吧!”丁海杏看着他小声地说道。
  
      “都是同一系统的,总要听说过。”丁爸指着电话道,“你赶紧打。”
  
      “爸,他在上班,这样不好打扰吧!”丁海杏继续拖延道。
  
      “马上要下班了。”丁爸着急上火地说道,“你不打,我来打。”
  
      “好好好,我打。”丁海杏看着他说道,起身移到电话旁,拨通了丁国良的电话,“喂,国良咱爸在呢!找你有事。”
  
      “什么事?”丁海杏瞥了一眼丁爸道,“爸说:姑姑要结婚了,找你打听一下男方的事情?”耳听的那边乒乒乓乓的声音。
  
      真是比我还夸张,“男方就是解放的领导。”接着催促道,“快点儿回来,爸等你呢!”
  
      国良就自求多福吧!
  
      丁国良挂断了电话,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喃喃自语道,“糟了,糟了,这事可咋整啊!”
  
      出去跟景海林说了一声,先走一步,就忐忑不安的朝家里走。
  
      走到家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来搪塞。
  
      “我回来了。”丁国良站在玄关换着鞋说道。
  
      丁海杏闻言立马迎了上去,碎碎念道,“回来了,咱爸去给姑姑送东西的时候,看见了姑姑和解放的领导在一起,现在打算让他们俩结婚,所以问问你是否了解男方。”
  
      丁国良收到了丁海杏的明示,头更加疼了,这该说什么?
  
      丁国良紧张的坐在丁爸的对面,“这人呢!在工作能力上风评挺好的。”紧接着又小心翼翼地看着丁爸道,“至于生活方面,没有接触不太清楚。道听途说而来的做不了准。”
  
      “这样啊!穿着军装,应该不会差到哪里!”丁爸忽然说道。
  
      “爸,您别迷信好不好,这败类可不是一身衣服就改好的。”丁海杏赶紧出声道,“而且这半路夫妻哪有一条心的,都是各有各的打算。”
  
      “嗯嗯!”丁国良点头如捣蒜道,“姐说的有道理。”
  
      “这事您不能逼我姑姑,姑姑都这么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丁海杏偷偷看着丁爸小声地说道。
  
      “你们知道什么?如果我不逼她的话,她打算孤独终老。”丁爸指责他们道,“你们个个成双成对的,就不关心你们的姑姑。”
  
      “爸这是姑姑自己的选择,您不能逮着一个人就把姑姑给嫁了吧!”丁海杏不怕死地说道。
  
      丁爸卷了卷袖子道,“你是不是专门跟我唱反调的。”
  
      “我只是希望您尊重姑姑的选择。”丁海杏在丁爸犀利地眼神中,硬着头皮说道。
  
      丁国良满眼小星星地看着她,也只有姐敢在老爸面前这么说话。
  
      “这事我做主了,你们别在劝了。”丁爸起身道,“我走了,给你姑说我等着她领着人回来。”
  
      “爸?”丁国良开口道想再劝一劝。
  
      “国良。”丁海杏朝他微微摇头,又看向丁爸道,“爸吃了饭再走吧!”
  
      “不了,你妈家里等着我呢!”丁爸从兜里摸出车钥匙道,“开车回家挺快的。”
  
      “那您路上小心点儿。”丁海杏追在他身后叮咛道,“爸,跟您说了找个司机好了,常胜那里转业军人很多,找个技术好的跟着您我们也放心,您自己开车,我们真不放心。”
  
      “有啥不放心的,好不容易摸到车了,我还没开够呢!”丁爸换好了鞋,朝外走道,“别送了,我走了。”
  
      丁海杏与丁国良两人看着丁爸驱车离开。
  
      “姐,现在该怎么办?”丁国良着急地问道。
  
      “我们急什么?姑姑才头疼呢!”丁海杏摇头轻笑道,“他们俩怎么这么倒霉,被爸给抓着了。”
  
      “你还笑。”丁国良诧异地看着她道。
  
      “难道我该哭吗?”丁海杏白了他一眼道,拍着他的肩膀道,“奉劝你一句,长辈的事情,咱们别管,不然等着老爸迁怒吧!”
  
      “这事我想管也管不到啊!”丁国良嘟囔道,随即又道,“被爸给叫了过来,我回去了。”
  
      “去吧!”丁海杏朝他点点头道,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现在科研经费有沧溟这个钱袋子在,充足的很,景老师他们是玩儿命的干。
  
      &*&
  
      应太行看着从丁爸走了之后就一直坐着不动的丁姑姑道,“那个明悦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丁姑姑回过神来看着他道,“哦!你说我哥的事情啊!别管他,他吓唬你呢!”
  
      “其实……那个……明悦……”应太行犹豫不决地看着她说道。
  
      “怎么大哥的提议你很心动。”丁姑姑眼神深邃地看着他道。
  
      “嗯嗯!”应太行下意识的点点头,倏地又摇头道,“没有,没有。”
  
      “我是吃人的老虎吗?”丁姑姑好笑地看着他说道,“想说什么就说呗!”
  
      “我是想说……”应太行指指她与自己道,“咱们俩现在的关系,好像就只差一纸结婚证书了,你我工作都忙,相聚的时间其实并不多。”边说边观察着她的神情,自嘲一笑道,“以你现在的地位,我就是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都不可能。对我们的关系,我现在有清醒的认知。”
  
      丁姑姑上下打量他着道,“那你就去提亲吧!”
  
      “你说真的?”应太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呢!”丁姑姑嘴角微微翘起看着他说道,“是你说的,现在这种情形,有没有结婚证也没什么差别。”
  
      “那我明天就去提亲。”应太行激动地站起来,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真没有想到会守得云开见月明,这此真要感谢误打误撞的大舅哥了。
  
      丁姑姑看着傻乎乎的他,仿佛见到昔年他一样。
  
      &*&
  
      隔了几天,等到星期天,应太行迫不及待的去了杏花坡,提亲很顺利,丁爸几乎不打磕巴的就同意了,乐的应太行嘴角就没有下来过。
  
      应太行与丁姑姑回城的路上,还傻笑个不停。
  
      丁姑姑微微摇头道,“就那么高兴。”
  
      “当然!”应太行重重的点头道,“我没想到大舅哥这么快就同意。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被他给认出来。”
  
      “你与年轻时差别太大了,尤其是气质,大哥认不出来也不奇怪。”丁姑姑好笑地看着他说道,“这么怕被我哥认出来啊!”
  
      “嗯嗯!”应太行瞥了她一眼道,“对大舅哥,我感觉天然的矮他一等。”
  
      “呵呵……”丁姑姑闻言不厚道的笑了。
  
      “你别笑,是真的。”应太行笑着说道,“明悦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
  
      “都老了,还要什么婚礼,直接去民政局领证就行了。”丁姑姑想也不想地说道。
  
      “咱们可不老,只是年纪大而已,年纪大就不许办婚礼了,咱们一定要办一个喜庆热闹的婚礼,弥补一下从前。”应太行热情积极地说道。
  
      这一路上丁姑姑就听着应太行策划婚礼。
  
      &*&
  
      丁爸送走了丁姑姑和应太行,自得的唱这小曲。
  
      “就那么高兴。”丁妈好笑地看着哼着小调的丁爸道。
  
      “当然高兴了,终于将明悦给嫁出去了,这样我也可以对爸妈有个交代了。”丁爸满脸笑容地说道。
  
      “难怪小姑子答应了,这未来的姑爷跟他还真有几分相像。”丁妈随口说道。
  
      “跟谁?”丁爸不解地问道。
  
      “还能有谁?解放的父亲呗!乍一看两人还真有点儿像。”丁妈指着挂在墙上的全家福道。
  
      丁爸看过去看着照片里解放的单人照片,揉揉眼睛,最后干脆趿拉上鞋,蹬蹬跑到照片跟前,对比着,“老婆子,还真像耶!我说咋一见他就感觉面善呢!原来根子在这儿啊!”
  
      “哈哈……”丁爸自乐起来,笑声戛然而止“老婆子,那个到现在我只知道他叫太行,好像还不知道他姓什么?”
  
      “怎么了?”丁妈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道。
  
      “你说天地下怎么能有这么相似的人呢?”丁爸紧皱着眉头说道。
  
      “你别胡思乱想,难不成还能死而复生。”丁妈看着他劝道。
  
      “你这么说?”丁爸心中种下怀疑的种子,很快就发散起来,“不行我的问问去?”
  
      “你要问谁啊?”丁妈看着拽着他道,“小姑子要有心瞒咱们,咱们打听不出来。”
  
      “我打电话问问杏儿他们。”丁爸心里如长了毛似的,怎么都坐不住。
  
      “回来,回来,你现在打电话肯定问不出什么?”丁妈赶紧拉着他道。
  
      “你说的对,今儿正好星期天,我现在就去找他们。”丁爸想了想道,“出其不备,才能问出些什么来。”说着拿起桌上的车钥匙,朝外走去。
  
      “你别太着急了,别胡思乱想。”丁妈追着他安抚道,“我跟你一起去好了。”实在不放心丁爸。
  
      两人驱车进城,一路上丁妈都小心翼翼地看着面无表情的他,也不敢出声。
  
      “姥姥、姥爷!”小九儿打开门,惊讶地看着他们俩道,然后朝屋里喊道,“爸妈,姥姥、姥爷来了。”
  
      战常胜和丁海杏闻言赶紧迎了上去,“您二位怎么来了。”丁海杏看着他们道,“姑姑呢?今儿不是她的大日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