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绝世道长 > 接受从道

  如今,村里已经不像往常,以前像现在,还是有些许少男少女在村口叽叽喳喳,安静,太安静了,邋遢老头很是快速的大步流星穿过村口,远远望向山脚下黑云密布的方向,只有开眼了才能看到黑云,黑云越是强盛,里边的妖邪越是强大。老头叹了口气:老薛,要是你还在多好啊,对付这些事,三下五除二就完事,我天资愚笨,道法不高,但我不会回头,一天是道士,一辈子都是道士。
  走近山脚住,这时,附近的草木沙沙作响,竟然没有风。老头抽出一张阳符,口诀念动,往地上一按,跐溜,地上出现个符阵,然后淡定开口,是何方妖孽,速速出来。过了一会,才是走来一个小女孩,大量浓烈的阴气,直接扑灭了老头的阳符阵,小女孩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要不是周边散发冰冷的阴气,肯定让人想过去抱抱捏脸一番。哟,竟然是个道士,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既然来了,我可是会留你在这里陪我玩喔。自上次有个道士以后,已经好久没人和我玩了,恬燥,我是来收你们的,老头抽出一张火纹符,就是往小女孩那扔,火纹符凭空点燃,化成熊熊大火就是烧去。呲呲声伴随烧焦味许久,也不见小女孩有何反应,直到大火烧完,才是看到一副骨架缓缓走来。小女孩踏出几步,被烧去的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回来。
  太弱了,你这火让我如沐浴春风,好久没这么舒服了,嘻嘻,小女孩眼孔一黑,张开那撕裂的嘴巴,冲向老头,一副饿了好久的狼如见到鲜肉一般飞扑而上。邋遢老头,顿时没有了邋遢模样,只见连抽出五张阳符,啪的一下,全部引燃,往飞奔来的小女孩那一扔,彭,火花四溅,小孩女全身碎肉,但还是速度不减。老头抽出桃木剑,咬破舌尖,把血往剑一涂,横挡胸前。小女孩张大嘴巴,咬向桃木剑,顿时金光大作,小女孩停在半空几秒,直接化做尘埃飘散一空。老薛的剑又救了我一命,老头蹲坐在地,犹豫着要不要再往前,老薛的桃木剑一个月才能用一次,再用也只是普通的桃木剑。在老头磋磨着该进还是退时,傍边有个草丛动了下。正当老头拿出阳符点燃想甩出去的时候,道长,我是人,别别别冲动。缓缓走出一个愣头青,小子,大半夜的你来这里干嘛。你不怕鬼吗?道长,我怕,嗯嗯,不,我不怕,鬼好像看不到我,而我却能看见它们。而且我离不开这里,我不吃饭也不会饿,我从小就待在这里十几年了。老头眯着眼睛,盯着少年上下打量了一番,他发现自己身体燥热无比,又阴凉无比,跟上次,老薛离别时,传给他的一道神秘力量一般,这感觉越发强烈,最后不受控制,一老一少,竟像磁铁正负极一般相吸,然后,抱在了一起。微妙的事发生了,两人竟然融合了起来,白光金光闪耀无比,把整个黑夜都照亮了,持续了十几个呼吸,光芒不在,一个银发青年光着身子倒在地方,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不知道,连说话也不会,顿时青年脑子胀痛,传来大量的信息。他知道了怎么讲话怎么生活,脑子传来最后的几句话。我是翎,拜我为师,接受我的灵魂契约,行道,救苍生。银发青年楠楠着想说什么,但是已经不由他,灵魂已经进行契约形成。知道自己已经被强行拜师了,就很有礼数的叩了三次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