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这个男星有点帅 > 517,鬼上身

  “那应该怎么问?”
  听到从“精神病”口中说出这句话,一直在王彬身边戒备的张若谷终于松了一口气。
  关于怎么向死人问问题这件事,我们老板的回答绝对专业,因为他家老爷子就是靠这个谋生的。
  精神放松,张若谷就有闲心情去观察围观的吃瓜群众…
  目光涣散,嘴里瞎叨咕的三位老兄应该是这“精神病”的同伙;兴高采烈,举着手机不停拍摄的几位妹子应该是某网站的网络主播;撸着肉串,拎着啤酒,即便是看热闹仍然不忘记碰杯的,这绝对是他娘的纯酒桶…,咦,那一高一矮的两位跟踪者哪里去了?!
  张若谷正纳闷,身旁的王彬就掏出了手机。
  “不好意思,看个短信!
  不过在此之前,哪位朋友能帮在下去买叠黄纸,就是告祭先人用的那种!”
  “我去,我知道哪个地方有卖的?”一个乐呵呵看热闹的小子,立刻就自告奋勇道。
  “给你钱…”
  “不用,也就几毛钱的事!”
  王彬刚要掏出钱,那小子就一溜烟的跑了,呵呵…,看热闹看到自掏腰包的地步,想想也真是醉了!
  【老板,暗算你的人名叫高家瑜,今年37岁,徽省阜阳人。
  准备动手的精神障碍患者一共六位,为首的名叫迟岩松,东北辽省人,后迁居鲁省岛城,因妻女在206省道即墨段遇车祸丧生却未找到肇事者而一直精神饱受困扰。
  其妻姓徐…”】
  “这位小哥你好,纸来了!”
  王彬刚刚把江山发过来的信息看完,那位买纸瞧热闹的小子,就兴冲冲的跑了回来。
  接过黄纸,王彬迅速的将其叠成元宝状,然后便朝地上一放。
  “不知道哪位朋友能借给在下一个打火机!”
  “不用别人的,我这里有…”
  一直好奇的盯着王彬的“精神病”迟岩松,顺手就从病号服兜里掏出来一个打火机递过去。
  “这位大哥,既然你想问伤害你妻女的肇事者,那么在我烧纸的时候,你一定把这件事大声的喊出来,有多大声就使多大声!”
  “好!”
  见其答应,王彬就点燃了那几只元宝。
  “妹子,玲玲,到底是谁害死你们的?他们现在又想来害我,整天跟踪我…”
  声音凄惨,闻者几欲落泪,可紧盯着王彬的众人却纳闷了,烧纸,这也没有什么神奇的呀,人家要问的肇事者呢?
  “这位小哥,到底是谁害的他家破人亡?”手里拿着一把串好的肉串,就等着去烤的胖厨子有些着急了。
  向死人问问题的事,俺在老家见过,可那些人都是跳大神啊,而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些面熟的年轻人却不像是有那种本事。
  不过,王彬却是没有去理胖厨子,而是看向了一直紧盯着自己的“精神病”,眼神之中忽然有了许多哀怨。
  “岩松,我是慧慧呀…”
  王彬此言一出,众人皆惊,马上有一种不寒而栗的味道,特别是已经跟随了王彬一段日子的张若谷,更是直愣愣的盯着自家老板。
  以前,知道自家老板会演戏,可没想到他竟然是影帝级的演员,啊不,应该是影后级的,特别是他这声音,和女人真他娘的像,还有她这脱口而出的岛城方言…
  “慧慧,真的是你!”
  精神病有些激动了,立刻就向王彬伸出了手。
  “不不不,现在咱们是人鬼殊途,绝不可以牵手,否则会损了你的阳寿!”
  手掩脸面,莲步轻移,王彬一个转身就躲过了“精神病”的拉扯。
  “慧慧,真的是你,以前,你都是这样为我考虑!”
  “可不是我嘛,听到你在上面过的不好,所以我就过来瞧瞧你!”话到这里,王彬轻叹了一口气,“岩松,放过自己吧,以后要好好的活着!”
  “不,我必须要为你报仇!
  你快告诉我,到底是谁把你们害死的,而他现在又想来害我…”
  “岩松,不会的!”
  “慧慧,会,他们整天跟着我!
  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是我闭上眼睛,总感觉周围有人…”
  听到这里,围观的吃瓜群众打了一个寒颤,并纷纷后退,娘的,怎么感觉这人是个神经病啊?
  “哎,岩松,要害你的人,其实是老天爷!”
  “老天爷?”
  “对,老天爷!”
  王彬点头回答后,立刻垂下了头。
  “慧慧,慧慧…”神经病有些急了,立刻就想伸手去扒拉王彬,没想到王彬却突然抬起头来。
  “嘻嘻…,爸爸!”
  “妈呀!”
  看到王彬那诡异的神情,就再也支持不住了,转身就逃,朝着周围的门头房就跑了过去。
  “有鬼,有鬼,真的有鬼!”
  “早就听说万盛街这边有灵异事件,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可惜了那个小帅哥了,只是在地上叠了几张纸,马上就被人上身了!”
  ……
  张若谷被拥着跑了几步,可转眼间却又转了回来,老子可是王彬的助理,明知道他是在表演,不过,我怎么就怕起他来了呢?!
  “爸爸…,记住了,害我们的人是老天爷呀!”
  王彬把这句话说完,就立刻垂下了头。
  “老天爷,老天爷…”精神病一直在嘴中反复的念叨着三个字,突然,他就精神了起来,“我知道老天爷是谁了,慧慧,我知道是谁害死你们的了,我这就给你们报仇去!”
  转过身去的迟岩松,忽然一声怪叫,“梁山好汉们,跟我走,咱们报仇去。”
  “好!”
  不远处几个人答应了一声,就亮出了衣服里面那明晃晃的菜刀。
  “老板,咱们怎么办?”
  看到那些人离去的背影,张若谷眼神里面写满了担忧。
  “怎么办…,当然是要报警了,否则还真有可能出人命!”王彬一边说着,一边就掏出了手机。
  ~~~~
  “现场,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里面到底是啥情况?”
  “不知道!”
  “老子一共给了你70万,你却说不知道,嘿嘿…,孙子,你到底是不是想死?”坐在电脑前,一直观看网络直播的木晓光,忽然有些着急了。
  早知道,就应该找一些什么都不太清楚的精神病,那些人举着菜刀上去就砍,根本不叨叨。
  哪里像现在这样,眼前这位看起来挺强壮的受迫害妄想症患者,竟然唠叨起来没完没了。
  远在京城的木晓光正在腹诽,突然就听见从电话当中传来一声惨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