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奋斗在瓦罗兰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德莱厄斯的遭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德莱厄斯的遭遇


  李珂所要的正是德莱厄斯去清洗那些不符合他的诺克萨斯意志的指挥者,因为这样做能够让诺克萨斯人势力范围的弗雷尔卓德人能够更多的活下来。
  虽然说这样做势必会让更多的弗雷尔卓德人投奔诺克萨斯人,但是这并不是太多的问题,只要那些原本会被杀的妇孺们活下来,那么就是胜利。
  因为弗雷尔卓德真的是太缺人了,虽然能够看到几乎所有适龄的女人每年都要生小孩,但是他们人口的缺少还是摆在面前的。
  所以德莱厄斯答应不去攻打那些没对诺克萨斯人敌对的部族这件事,对艾希的未来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有效的增加她未来的子民。
  并且既然双方能够在这件事上保持默契,那么在李珂和艾希成功的阻止了劫掠团之后,他们之间也并不是不能够发展贸易,继续壮大艾希的部族。
  而德莱厄斯会默许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肯定会觉得弗雷尔卓德注定了不会成为诺克萨斯的威胁。
  虽然他口口声声说着什么不能够坐视李珂和艾希他们成长为帝国的威胁,但是谁要是告诉他弗雷尔卓德有人能够不依靠外界重建弗雷尔卓德帝国,对诺克萨斯真的造成什么太大的威胁,他就能把那家伙的头按在泥地里好好清醒一下。
  因为弗雷尔卓德人虽然表现得这么强势,但是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明确的政体,没有重要的城市,完全就是一盘散沙的前提的。因为很本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所以才会显得他们的劫掠团才会显得这么可怕,甚至需要他们深入弗雷尔卓德境内来削弱。
  可是一旦他们定居下来,建立国家之后就不是了,就算是他们的战士再怎么骁勇善战,也不可能抵抗得了诺克萨斯了。因为成为了国家,就意味着他们有可以掠夺的利益和破坏的城市,以及能够支撑诺克萨斯行军的粮食和物资,不再是没有任何利益的烂骨头了。
  而且真的出现了一个国家之后,诺克萨斯在弗雷尔卓德的敌人也不再是分布在这冰原上的散兵游勇了。他们会聚集在一起,形成为一个显眼的靶子。
  然后,诺克萨斯就会碾碎这个新生的国家,掠夺走这个地方一切有价值的东西,杀死那些聚集在一起的麻烦,将诺克萨斯的旗帜插在这片土地上。
  所以弗雷尔卓德出现一个国家对诺克萨斯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而且这片贫瘠土地上所建立的国家,也天然的会是一个弱小,而且全世界都是敌人的国家,刚好可以让他们一口吞下。
  毕竟弗雷尔卓德人的劫掠团和她们诺克萨斯人是一样的,满世界的打劫和破坏,你甚至都能够在恕瑞玛和比尔吉沃特看到弗雷尔卓德人的掠夺团!
  德莱厄斯不可能不懂这种事,只不过他的诺克萨斯意志,还有他身上的命令和使命,让很多事都没办法由他来做罢了。所以他不会同意李珂的提议,但也不会拒绝,只会稍微改变一下自己做事的顺序而已。
  所以李珂在确定自己的需求会被满足之后,就问出了他留下德莱厄斯性命的另外一个原因。
  “另外。我很奇怪,德莱厄斯,你为什么会只带了几个人就来找我?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这个问题德莱厄斯并没有什么不可说的,因为这能够让弗雷尔卓德人自己乱起来。
  “我,还有我的斥候都被骗了,在我的情报,还有我三个斥候的打探当中,你是一个人居住在一个村庄的外边,而不是一个战母的部落。”
  他有些羞耻和屈辱,因为他竟然中计了,这让他倍感屈辱和愤怒,还有着浓浓的愧疚。因为正式因为他的决定,才会让六名忠诚的诺克萨斯士兵,毫无价值的死在了这片冰原之上,成为了他心中刻骨铭心的教训。
  “能够详细一点说明吗?”
  李珂知道这绝对是出自丽桑卓的手笔了,尽管可能并不是她亲自下达的命令,而是她手下的计划,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绝对对德莱厄斯和艾希都十分了解。
  “……我受命来寻找一个魔法圣物,并且在一个效忠与诺克萨斯的部族的帮助下,找到了那件圣物,但是……”
  他看了一眼李珂,然后不满的叹了口气。
  “那个部族的祭司在我们突袭他们的时候,就杀了他们的战母,在自己的村子当中插上了诺克萨斯的旗帜。并且跪在村口,向我们献上了那件宝物,以及他们所有的粮食。”
  他的话说到了这里的时候,艾希突然握住了李珂的手,因为她的母亲就是因为部族里的祭司出卖了她们,她的部族才会毁灭。而也正是这个原因,她部族内的祭司才会少的可怜,并且几乎没有任何的实权。
  而现在,她又听到了一个祭司背叛了自己部族的事情。
  “然后,他就告诉了我你的存在,他们当众告诉我,一个来自于诺克萨斯的逃兵正在大肆诋毁诺克萨斯,以期望加入当地的一个只有几十人的小村庄。然后我还从他那里得知,那个诋毁诺克萨斯的逃兵,就是我曾经在意过的那个角斗士,那个不管有多么重的伤势,都能够恢复的角斗士。所以我就派出了斥候,去打探你的情报。”
  德莱厄斯说到这里的时候,在场的人气氛又凝重了一些,因为这代表幕后操控着这一切的人,他们对于艾希和德莱厄斯的动向都一清二楚。
  “为了名誉,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我不得不去处理这件事,而我派出去的三个斥候也都告诉我,你的确是在一个小村落两公里之外的一个废弃木屋当中生存的,所以我就带着人找你去了………事实上,当你全副武装的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是被什么东西迷惑了。只不过我们之间的交谈并不怎么顺利,而且还发生了那样的事。”
  他说完这些之后就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没什么可说的了。虽然他的确还隐瞒了一些事情,但是他所说的这些,也的确是他所经历过得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