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青*******指 > 第14章
“星期天的早晨雾茫茫,捡破烂的老头排成行……”
  店门口有个身穿亮橙色环卫背心的瘦小老太太踽踽前行。不知怎么,乔青羽脑子里突然响起这首莫名其妙的童谣。她依照李芳好的指令把煤饼炉拎到了店门口,还得回去搬装着稀饭的大铝锅。锅重得很,她怕自己半途没劲,咬着牙,使出浑身的力量,几乎是小跑着把锅子拎到了煤饼炉上。
  一个微胖的中老年男子在门口停下脚步,抬头望了望招牌,又看看乔青羽。
  “小姑娘力气真大……新开的?”
  乔青羽把垂下的刘海撩到一侧:“开了一个月了,早餐有包子、油条、稀饭、也有面,叔叔您进来看看呗!”
  男人打量片刻,抬腿进了店门:“小姑娘看着挺清爽麻利的,我尝尝。”
  一开门就有了客人,李芳好大喜。这条街几乎全是类似的小餐馆,他们开张一个月,没能像之前设想的那样门庭若市,挣的钱还不够店租、房租以及四口人省吃俭用的日常开销。为此,一开始没计划卖早餐的乔家手工面馆,这两天也早早地开业了。
  “辛苦点,但挣得多些。”
  今天是星期天,天还没亮,乔青羽就起床了。一来她想给父母帮点忙,二来她心里有事,睡不安稳。
  乔劲羽和明盛约了下午在二中打球。
  昨天她信誓旦旦说了不去,凌晨醒来却有点后悔。可为什么要去呢?难道还要让人指指点点,说自己想引起明盛的注意吗?然而明盛邀约乔劲羽,明摆着不怀好意啊!万一他在球场上欺负乔劲羽怎么办?
  真不知道明盛是怎么想的。乔青羽恨不得冲到明盛面前问他为什么要约乔劲羽打球。说到乔劲羽的球技,那可是……说出来就好笑了。乔劲羽只会买篮球鞋,根本不会打篮球!
  说到底还是乔劲羽自己的问题。没本事就算了,还非得炫耀!炫耀就算了,还非得扯上自己!
  “自己几斤几两都搞不清楚就瞎答应明盛打球,谁要管你怎么死啊。”乔青羽满心怒气,“男生都这么要面子的吗,真是无聊透顶!”
  脑子里乱哄哄地吵个不停,店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乔青羽忙前跑后,很快就出了汗。刘海内侧的头发贴在了脑门上,她干脆问李芳好要了个黑色发卡把大半个刘海别到一边。
  “多少钱?”
  靠门的桌子边坐着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站起来问乔青羽。乔青羽瞄了眼桌面,问:“三个肉包是不是?”
  “两个肉包一个菜包。”
  “加稀饭油条,一起五块。”乔青羽说。男人大咧咧伸手掏钱,不小心带出了裤袋里的好几枚硬币。乔青羽见状,弯腰帮着捡。拾到最后一个硬币时,眼前突然出现了男人笑得诡异的脸。
  “不用给我了,小姑娘自己拿着吧。”男人说话的同时,黑黝黝的手抚上了乔青羽捡硬币的右手手背,“小姑娘不但长得标致,也很能干哟。”
  乔青羽猛地缩回手,噌地站起了身,不想却撞到了给客人端稀饭的李芳好,托盘向内一倒,滚烫的稀饭通通洒在了李芳好的胸前。瓷碗掉地,响亮地碎成几片,引来其他客人的一阵观望。
  “妈妈,我……”看着李芳好怒气冲冲的脸,乔青羽有点语无伦次,“我不知道你走过来了,刚刚……”
  “给我滚!”李芳好大吼。
  乔青羽一惊。可马上,她发现李芳好的视线并不在她这里。
  “敢欺负我女儿,信不信我打死你!”李芳好破口大骂,“赶紧滚!”
  中年男人迅速离去。
  看着不顾形象突然暴怒的母亲,乔青羽有点震惊,更有点感动。可下一秒,李芳好就把铁块般的脸对准了她。
  “你回家看书去,以后少来店里。”
  “现在这么忙,你们怎么忙得过来……”
  “叫你回去你就回去!”
  乔青羽不敢反驳,进后厨洗了个手就离开了乔家手工面馆。
  
  出了店门,乔青羽才意识到自己忙得连早餐都没吃。她犹豫着是回店里拿几个包子还是干脆回家煮面时,看到前方公交车站缓缓停下的22路公车里,走下一个熟悉的倩影。
  “沐沐学姐!”
  王沐沐闻声回头,见是乔青羽,有点惊讶。
  “乔青羽,早啊!”
  “早啊沐沐学姐,”乔青羽已经走到她眼前,看到王沐沐一脸疲惫,便关心地问:“你刚从外面回来呀?”
  王沐沐礼貌地笑:“是啊,昨天去我姑姑家吃饭,就干脆在那住了。”
  她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了谎。如此自然如此坦然毫无愧疚,令王沐沐自己也诧异。
  “我比较认床,睡不安稳,所以一早就回家了。”
  王沐沐也住在朝阳新村。
  “这么早,你还没吃早饭吧?”乔青羽热情地问,“去我家店里吃吧!我们这两天开始卖早餐啦!”
  “不用不用,”王沐沐笑着拒绝,“我不太在外面吃饭。”
  “我家面馆很卫生的,放心啦,”乔青羽坚持,“去尝尝嘛。”
  “真的不用了……”
  “走嘛,”乔青羽挽过王沐沐的手臂,“你来吃,全免费!我说了算!”
  王沐沐拗不过,只能不好意思地跟着乔青羽来到了店里。才走开五分钟,店里的桌子竟已全满。乔青羽跟李芳好介绍了王沐沐,拿了几个包子油条豆浆,又拉着王沐沐走出了店门。
  “真不好意思,店里没座位了……”
  “没关系没关系,”王沐沐拉开书包的拉链,“那我就要两个菜包一份豆浆,多少钱?”
  “啊,你开什么玩笑!”乔青羽真的有点急了,“沐沐学姐,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怎么可能收你钱!”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怕王沐沐知道她偷听了她在明盛面前袒护自己这件事。偷眼看王沐沐,只见她温柔地笑着:“国旗班本来就需要人,这不算帮你忙反倒是你帮我吧?”
  乔青羽放下心来:“哎呀,反正我绝对不会收你一分钱!不然明天早上,我就不去升旗了。”
  王沐沐噗嗤笑了,重新拉上书包拉链:“也罢,为了两个包子,失去一名护旗手可不值得。”
  她俩说说笑笑,横穿过狭长的朝阳新村,很快来到了运河边。水边亭子里,几个身穿白衫的老人在练太极。小道上有人遛狗,有人跑步。运河正中,一艘宽大的运沙船缓缓前行,水面一丝波澜都没。清晨的朝阳新村真是祥和极了。
  乔青羽的包子早就啃完了,王沐沐的还拿在手里。
  “要坐吗?”乔青羽问王沐沐,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椅子。
  王沐沐点点头,坐下后,才拿起装包子的透明塑料袋。
  “我吃包子,会有点味道,你介意吗?”
  “当然不会啊,”乔青羽睁大眼睛——王沐沐的教养把她惊呆了,“我都已经吃完了……我不会介意的啦!你赶紧吃,别饿着了。”
  王沐沐这才放心地细嚼慢咽。一小口一小口,仿佛在五星级酒店品尝美味的下午茶。奇妙的是,即便只是一块钱一个的菜包子,被她这样温柔对待,在这个柔美的初秋早晨,竟然一点也不违和,反而和谐极了。她有一种浑然天成的优雅,清新自然,毫不做作。
  沐沐学姐可以来当我家面馆的代言人——乔青羽自我幽默了一把。
  自从王沐沐接受她进入国旗班后,上个周四周五,乔青羽在放学后连续训练了两天,每天半小时。尽管时间不长,但通过跟着王沐沐练习,乔青羽知道她是个看起来柔美实则非常严谨的人。比如在训练时,她从没和乔青羽讲过一句跟训练无关的话,时间也把控地非常精准。今天两人偶遇,王沐沐才和乔青羽讲了一些训练之外的话题。
  “老刘的课是很难熬,政治课本来就枯燥,”王沐沐说,“还经常放在下午第一堂课,所以我老睡着。”
  “老刘眼睛很尖啊,被他发现岂不是完蛋了?”
  “所以上课睡觉要有技巧,还得有技术,”王沐沐调皮地一笑,“难不成你趴着睡?”
  乔青羽马上联想到政治课上明盛趴着的脑袋。
  “我是不敢。”乔青羽摇摇头,吐了吐舌头。
  不远处的一棵树上突然惊起一群麻雀,乔青羽的视线不由得被吸引了过去。是那棵古樟。她盯了古樟两秒,回过头,发现王沐沐也朝着那个方向观望。
  “我从小就怕鸟,”王沐沐并没收回视线,“小时候,家对面的明爷爷在古樟上发现了一个鸟巢,特地带我和明盛爬到树上去看刚孵出的小鸟。不怕你笑话,当时我都要被小鸟的模样吓坏了。你见过刚破壳的小鸟吗?皮包骨,瘦骨嶙峋,眼睛都睁不开,特别吓人。”
  乔青羽摇摇头,忍不住提了一个人的名字:“沐沐学姐家在明盛家对面?”
  “明盛爷爷家对面,”王沐沐微笑着收回视线,“我之所以跟阿盛关系不错,就是因为小时候一起上学,对彼此已经很熟悉了。”
  她承认自己说这个话别有用心。虽然自从明盛自己的事不让她管之后,她到现在还没和明盛说过一句话。
  “所以明盛也住这里啊?”乔青羽的表情是绝望的,令王沐沐忍不住揣测她背后的含义。
  “小时候,现在很少来了。”王沐沐一边说,一边观察乔青羽的表情变化。乔青羽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可很快又焉了。
  王沐沐决定问一个缠绕她好几天的问题,一个她有着不好的预判的问题。
  “你是在哪里把明盛推下水的呀?”
  “啊,”乔青羽有点吃惊,“沐沐姐,你相信我把明盛推下了水?”
  王沐沐点头。
  乔青羽几乎感激涕零了:“就在那棵樟树下。”
  果然。王沐沐心想。
  乔青羽用手指了指古樟,“我当时……算了,我都跟你说了吧~当时我和我男朋友在树下乘凉,结果明盛突然从树上跳下来,很不客气地开我男朋友的玩笑,我男朋友就和他吵起来了,后来又打起来了,再后来……我气不过,就推了明盛一把,没想到把他推下了水。”
  语毕,她看到王沐沐轻松地笑了:“你有男朋友?”
  乔青羽害羞地点头:“在顺云一中。”
  “我大概明白了。”王沐沐看乔青羽的目光中带了丝怜爱,“只能说,你运气不好,选择了那棵樟树。那棵树对阿盛来说很重要,树下的那块‘严禁踏入’的牌子就是他写的……”
  乔青羽恍然大悟地“噢”了一声:“我是说那块牌子看起来奇奇怪怪的。”
  “难道没觉得字很好看?”王沐沐打趣道,见乔青羽不作声,便继续说:“如果明盛在树上,很可能是因为心情不好。”
  乔青羽郁郁寡欢:“学校里都没人相信我。”
  “对,这对明盛来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他避而不谈,也可以理解。”王沐沐不自觉地为明盛说话,“他还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囧的情况,被一个人推进水里,还是个女生。”
  说完这句,王沐沐沉默了。内心涌起了莫名的不适,她很快明白那是种威胁感,一种嫉妒,对于乔青羽与明盛之间莫名又强大的联系的嫉妒。可马上,她又说服自己,这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
  “你说的对,沐沐姐,”乔青羽说,“对于我来说,只要明盛不报复我就行啦。”
  “他不会报复你的。”王沐沐安慰乔青羽,“报复女生这种事对他而言太无聊了。”
  乔青羽犹豫着——要不要把明盛约乔劲羽打球的事告诉王沐沐呢?不过,昨天当着全场同学面的邀约,王沐沐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谢谢你的早餐,”王沐沐突然站起身,“我得回家啦。拜拜哦。”
  “拜拜。”乔青羽仓促接话,起身,见王沐沐翩然离去。
  她觉得还是不告诉王沐沐为好。告诉了,不就等于求救?王沐沐已经保护了她,没责任保护她身边的所有人。
  乔青羽决定下午去二中观战。
  不仅如此,她还必须在篮球赛开始前找到明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