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青*******指 > 第17章
看了看纹丝未动的李芳好,乔青羽站起身,快步走到店门口。
  “给我们打个折呗!”叶子鳞笑着,抬腿就要进店里,“有什么好吃的呀?”
  乔青羽伸手拦住他:“不好意思,晚餐还没营业。”
  她声音小,而且急促,生怕吵醒正在睡觉的李芳好。
  “上门的生意不要?”陈予迁也探头探脑,“牛气哄哄啊!”
  乔青羽飞快地回头看了眼李芳好——仍旧没动。得赶紧把这两个人轰走,她想。
  “我妈在睡觉,所以不营业,”她神情严肃,“去别的店吧。”
  “哇靠!”叶子鳞大喊,“我算是见识到了!”
  李芳好埋在臂弯里的脑袋转了转。
  “我不是故意唱反调,算我求你们,”乔青羽又怒又急,还不敢发火,“你们想找我的麻烦,在学校里请便,但别影响我妈睡觉,行吗?她很累了,需要休息。”
  叶子鳞还想说什么,被陈予迁拉住了。
  几秒后,看他们的背影消失在了拐角,乔青羽才安然退回店里。
  
  乔陆生骑着电瓶车回来后,店里就开始忙碌起来。不顾李芳好的反对,乔青羽执意留在店里帮忙。
  “我是不可能回去的,”乔青羽对李芳好说,“我就是这么固执。”
  乔陆生笑了:“行吧,女儿懂事,你就别拦着了。”
  乔劲羽在五点半突然出现了,身后跟着两个比他还高大的男生,一看就是体校的同学。一进门,他就跟大爷似的,吩咐乔青羽去端三碗牛肉面。
  乔青羽朝他翻了个白眼:“没看我忙着呢,你自己没手?”
  说完她走去门边拨弄煤饼炉。一个清洁工老太太背着个蛇皮袋,在门前停下脚步,朝店内张望,见乔青羽看见她了,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妈!姐姐说不给我吃面!”
  “乔劲羽!”乔青羽回头怒斥,“别歪曲事实!”
  “姐姐说不给我吃面,妈!”乔劲羽的声音是朝外的,明显只是喊给乔青羽听。乔青羽决定不理他。回过头,清洁工老太太还在。乔青羽认出这就是早晨经过店门口的那个老太太。
  “姑娘,角落里那个塑料瓶是不要的吧?可不可以送给我老人家……”老太太沙哑着声音问。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乔青羽看见离门最近的那张桌子下有一个矿泉水瓶子,不知道是哪个客人丢下的。于是,她蹲下身,捡起瓶子,递给老太太。老太太面露喜色,不断说谢谢,继续前去。
  “妈!今天下午姐姐没在家里看书啊,她……”
  见乔青羽瞬间冲了过来,乔劲羽露出胜利的微笑。这时李芳好终于从后厨现身了。
  “青羽,你下午没回家?”
  “我去学校了。”乔青羽说。
  “姐姐去学校看书了,她跟我说了。”乔劲羽帮乔青羽打圆场。
  “哦,”李芳好搓着手,转向乔青羽,“劲羽喊了那么久,你就赶紧给他端几碗面啊!进来。”
  跟着李芳好进后厨前,乔青羽盯着做鬼脸的乔劲羽,忍不住毫不客气地低声骂他:“你这个有手有脚的废物,就知道饭来伸口。”
  这家伙从小在家就什么都不干。即便乔青羽天天骂他,他仍旧懒懒的,自己的臭袜子掉在地上了,都不会弯腰捡一下。什么本事也没,就剩一张嘴皮子会哄父母开心。乔青羽想,和乔劲羽相比,自己真是命苦——好听的话不会讲,做得多,因为从小成绩不错,背负的父母的期待又很高。同时,自由却最少。
  望着乔劲羽吃完后带着同学潇洒离去而留下的一桌烂摊子,乔青羽手抓抹布,无言又无奈地摇摇头。
  她有点生气,也想找个理由不待在店里干活了。可是看见父母操劳的样子,她于心不忍。熬到七点半,店里人少了许多,她才对李芳好说要回家看书睡觉。
  “快回去吧,”李芳好用了难得的温柔口吻——乔青羽的忙碌她都看在眼里,“对了,这些水果拎回去,你爸买给你们姐弟俩吃的,补补身体。劲羽今晚就回体校了,让他带点去。那个车厘子,你弟弟一直说想吃,你爸专门买来的,给弟弟装好,别忘了。”
  乔青羽接过李芳好手里沉甸甸的塑料袋,往里瞄了眼,看到了除了香蕉苹果之外,果然还有一盒色泽暗红饱满的车厘子。乔劲羽从小就有点挑食,家里若是买了高级的水果,通通是给他补身体的。
  乔青羽心有不甘——爸爸有没有搞错啊,乔劲羽只是抱怨了两句学校伙食不好吃而已!不停在店里帮忙的人可是她啊。
  李芳好在耳边嘱咐:“待会儿回家,你帮弟弟把要换洗的衣物装好,他丢三落四的,你操点心。”
  乔青羽敷衍地点了点头。
  进入小区,她的脚步慢了,一手提塑料袋,另一只手则从书包里掏出手机。望着空空如也的屏幕,心里空落落的。快走到单元楼下,她停住脚步,给何恺发了一条短信:
  “亲爱的,我店里忙完了,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何恺很快就回了:“我在上晚自习,等我下课,十分钟。”
  回复“好”之后,乔青羽抬着沉重的步伐上了楼。302门口,正打算掏钥匙,她听到屋内传来乔劲羽和另外两个男生的大笑。
  “柔道有什么看头,有没有艺术体操啊!”乔劲羽的声音。
  “哟呵,就是因为何安素是练艺术体操的……”一个男生大笑,“只是残奥会都是缺胳膊断腿的,有什么看头啊哈哈哈!”
  乔青羽把钥匙放回书包,转身下了楼。狐朋狗友倒是交得快!才不让你看见水果呢,爸妈好不容易挣钱买的,肯定会被你拿给同学瓜分。
  在运河边找了张空座椅,乔青羽把水果和书包卸下了。然后,搓了搓被勒疼的手掌,她拿出手机,给何恺拨了过去。
  “你忙完啦?”那头何恺问。
  “嗯!”乔青羽咧嘴笑了,“感觉好久没跟你打电话了。”
  “虽然上次见过你还不到十天,但感觉都过了一个世纪了。”何恺声音温柔,乔青羽脸红了。
  “我也觉得这一周好漫长,”她轻声说,“家里的店很忙,学校里事情又多,而且,你上高三了,时间肯定很紧。”
  “确实我时间很紧,”何恺说,“本来如果你今晚不给我电话,我也会给你电话的,有件事想跟你说。”
  心提了起来,乔青羽忐忑地问什么事。
  “我觉得,既然我们的压力都很大,又不在一个城市了,要不,我们先做回朋友吧?”
  乔青羽怔了怔。虽说她也预感自己跟何恺走不到最后,但她没料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你是喜欢上别人了吗?”
  乔青羽问出了这句她理智上并不想追问的问题。可何恺却答了,答案令她彻底凉了心。
  “算是吧。”
  没什么好说的了。乔青羽落寞地呆坐着,脑袋停滞。手机那头的何恺也不开口。等了大概两分钟,何恺实在受不了了。
  “乔青羽?”
  “嗯。”
  “你别哭啊,我们还是朋友。”
  听到这句,乔青羽猛地抬头,把酝酿良久才似有似无的眼泪憋了回去。
  她并没有哭。
  “我可能现在确实不适合谈恋爱,”乔青羽平静地对何恺说,“祝你好运。”
  虽然难过,但心里也有一种奇特的轻松之感。她没等何恺说客套话就挂了,立马删去全部短信和通话记录,关机,紧接着把手机胡乱塞进裤袋,对着运河对岸的万家灯火发起了呆。过了会儿,她大咧咧地把双腿盘在长椅上,毫不犹豫地拿出了那盒车厘子。
  盒面有个标签,她斜着身子,借着不远处路灯的光,一个字一个字念了出来:
  美国车厘子。超甜!
  高级货!她有种做坏事的快感,三下五除二就把覆盖在盒子外的保鲜膜撕开了。
  “今天,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她小心翼翼品尝了第一口,发现口感虽然醇厚,但明显不够甜。什么嘛,乔青羽在心里抱怨,我刚刚失恋,你竟然不够甜!虚假广告!
  心里抱怨着,手上却没停。没几分钟,盒子里的车厘子只剩下了三四颗,渐空的盒子让乔青羽有了奇怪的快感。
  “乔劲羽,结交狐朋狗友,什么事都不会的胆小鬼!这都是你应该拿来孝敬姐姐的!”
  自言自语说完,她又拿起一颗,速度慢下一点,还借着灯光打量起车厘子饱满圆润的外形来。
  “长得倒是挺精致,”乔青羽说着,生起气来,“那么贵,那么迷人,竟然不甜!看我不把你吃掉!”
  说完正想咬,背后突然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乔青羽猛地停下动作,汗毛倒竖。
  “果然是个疯女人,”黑暗中走出的,是叶子鳞,“疯疯癫癫坐在河边自言自语。”
  他并不是对乔青羽说话,而是对身后的陈予迁说话。乔青羽没好气地看了他们一眼,并不打算理会。可随即,她听到陈予迁喊了“阿盛”两个字。
  “乔青羽在这里!”嘴碎的叶子鳞大喊。
  乔青羽猛然从椅子上惊起,抓起水果和书包,迈着大步,头也不回地径直往朝阳新村走去。
  “乔青羽刚刚坐在这里发羊癫疯……”叶子鳞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一对骑着自行车的父子近在咫尺,乔青羽只好停下脚步等他们先经过。于此同时,她听到了明盛的声音。
  “别理她了,去找沐沐姐。”
  她轻轻吁了口气。
  可明盛并没有说完。他一开口,正欲抬脚的乔青羽不知为何耳朵又竖了起来。
  “你知道羊癫疯是什么意思吗?”明盛问叶子鳞。
  “啊,不就是发神经病那样……”叶子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是,”明盛听着有些严肃,“这种词,不懂真正的意思就不要乱用。”
  别说叶子鳞了,连乔青羽也觉得有些莫名。不过她没空细想,赶紧逃离了明盛所在的是非之地。
  再次回到302门前,屋内静悄悄的,乔劲羽应该已经回体校了。走进狭小的客厅,把水果放在餐桌上,看到门边乔劲羽的蓝色耐克鞋,她突然有点内疚。
  “没事儿的,”她安慰自己,“没带水果而已,乔劲羽不吃又不会死。给他还不如给爸妈呢。”
  接着她放下书包,习惯性地把手伸进最里面的拉链袋里掏手机,空空如也。想起来刚才放进裤袋了,她转而拍了拍自己的运动裤。
  什么也没有。
  稍一回想,乔青羽就明白,手机肯定是自己吃车厘子时掉在长椅上了。
  “该不会被明盛他们捡去吧?”
  她深吸一口气,夺门而出。